当前位置: > 运动达人
温瑞塘河碎尸(禽兽丈夫的疯狂举动)
2023-07-09 10:58:01
Mars
166
来源:妹之图

温瑞塘河碎尸。准女婿没钱,丈母娘死看不上。

温瑞塘河

女儿另有新欢后,才发现准女婿真禽兽。

他早就以「职务之便」,睡了十几个女孩。

只可惜,女儿招惹上的这个人,不仅心狠手辣,而且喜新不厌旧。

男人只有一个想法:既然不能拥有,那就统统毁掉……

第一章

温瑞塘河是浙江温州的一条重要河流。

2007 年 4 月 10 日早上 7 点左右,在河边一塑料制品厂工作的老王,发现温瑞塘河沙门附近水域河面,悬浮着一条白白的猪后腿。

「不对吧?猪腿哪有那么长的……」

老王的同事章师傅反驳道。

老王一听,也觉得不太对劲,于是找了根长竹竿,把「猪后腿」往河边扒拉。

等大白腿到了岸边,老王和老章凑上去一看……

我的天呐!

这分明是人的一整条小腿,脚趾上还涂了红色指甲油。

别废话,报警吧!

图 1:温瑞塘河发现人体尸块

就在警方赶往案发地的几分钟时间里,110 中心又陆续接到两起报案。

温瑞塘河其他水域,陆续被晨练群众发现人体尸块。

浙江是我国经济腾飞的最重要的省份之一,而温州则是浙江经济发展的重要城市。

多地连续发现碎尸的情况,已经对社会安定造成了严重影响。这是刑侦部门所不能容忍的。

快速破案,还温州城宁静,这是市委领导的最大愿望。

因此,瑞安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雄,接到上级命令后,亲临现场指挥侦查。

法医对打捞上来的尸块,首先进行了现场勘查。

虽然尸块已经高度腐烂,但还是能根据残存的皮肤和骨骼,判断出这三件尸块分别为:一条小腿和两截大腿。

两截大腿,分别发现于塘下镇对岸河沿,以及汀田加油站后面的河道内。

一条小腿发现于汀田岑岐桥下的河岸边。

图 2:温瑞塘河水域漂浮的尸块

陈雄指挥着侦查员们,又沿着河岸搜索到下午,但没有发现新的尸块。

就在这时,回到法医室的技侦警员,向陈雄报告了一个毛骨悚然的消息。

两截大腿和一条小腿,分别属于三个人。

也就是说,被碎尸的人,至少有三人之多。

第二章

绝对的大案要案。

自改革开放以来,如此残忍、恶劣的刑事案件,在温州还是首例。

据推算,尚未发现的人体残肢,应该不会少于几十块。

所以,警方在温瑞塘河几十公里沿岸,拉起了警戒线。

温州城的空气,瞬间凝固了。

更有好事者传言,温州来了碎尸恶魔,专挑女人下手。

一时间舆论纷纷。

陈雄将掌握的情况,迅速向市委汇报。

市领导班子听后,也深感十分棘手,于是立刻成立了「4.10 特大杀人分尸专案组」。并将此案上报公安部,请求技术支援。

半天内,由温州市、杭州市、浙江省、公安部等刑侦精英组成的专案组正式启动侦破工作。

省刑侦总队长徐安,担任 4.10 专案组组长。陈雄担任副组长。

首次案情分析会,直到 4 月 11 日凌晨 1 点才结束。

确定尸源,以及分尸第一现场,被确定为首要突破口。

因此,搜索其他残肢,变得尤为重要。

专案组调集了五六百名警员,沿着温瑞塘河不分昼夜地搜索。

由于发现的尸块并不集中,陈雄判断尸块应该是从别处漂过来的。

抛尸地点,才应该是侦查的最重要的突破口。

图 3:温瑞塘河水域全貌

在 4 月 11 日的搜索中,专案组又发现了四件尸块,有胸腔、腹腔、四肢,有男性也有女性。

发现位置分别是,温瑞塘河莘塍、汀田、塘下河段。

其中一块搁置于河岸上,其余三块均悬浮于水中,而间距最远不过 5 公里。

最关键的是,悬浮于水中的这三块尸块,都被吊着青砖。

显然是凶手想要沉尸灭迹,但却低估了水的浮力。

陈雄摆弄着手里的青砖。

这么看,这四件尸块的发现地,应该也不是抛尸的第一现场。

而凶手选择统一用青砖沉尸,证明他获取青砖应该很容易。

加上温瑞塘河的水流不急,抛尸点估计不会很远。

那么,作案的第一现场,应该在一个距离尸块不远,且周边有青砖窑场,或是大量需要青砖的工地。

结合之前发现的尸块,其共同特点都是高度腐烂、切口粗糙。

可得出推论,抛尸时间应该大约在 10 天前;

凶手应该不善于做肢解、宰杀类工作。

而这基本可以得出,这些尸块应该出自同一个凶手;

且 TA 是在同一时间段杀人并分尸的。

第三章

而另一端的法医对已发现的尸块,进行 DNA 鉴定时,更得到了惊人的发现。

被肢解的被害人是二女一男,均为成年人。

其年龄分别为,年轻女性 20 多岁,另一男一女均为 50 岁左右。

从腿骨和胸腹腔长度推断,三名死者身高分别为:160cm、162cm 和 170cm。

关键是,两女之间的 DNA 染色体相近,很可能是母女关系。

如此看来,灭门案的可能性很大。

这个定论的出台,令专案组真是亦喜亦忧。

看来凶手不是漫无目的地乱杀人,而是有其针对性的。

那么死亡人数,很可能仅局限在这一家人。

而灭门案往往是出于报复,所以确定尸源基本就有了确定的追凶方向。

为了提高效率,徐安和陈雄决定将专案组分为技术、排查、打捞、失踪人员查找等八个小组。

同时,再增派 200 名警员,大力度搜索其他尸块。

只要找到尸块的集中抛洒点位,第一现场就会浮出水面。

4 月 12 日上午 10 点左右,打捞尸块小组在塘下大桥河底,又找到两件尸块。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尸块沉于河底,应该是被铁丝绑住的青砖比较结实。

陈雄收到消息后,立刻下令,请温州特警支队潜水员,协助水下搜索尸块。

图 4:特警支队搜索现场

当特警队员潜入十几米深的水下,用探照灯一照,惊悚的一幕让他们不禁打了个寒战。

河底竟然密密麻麻,布满了数十个黑色垃圾袋。

它们大都餐盒大小,静静地躺在水中。

而袋中装的都是人体残块以及人体内脏。

这片水域为何集中了这么多尸块?

只有一个解释。

这里就是主要抛尸点。

图 5:塘下大桥位置图

专案组主要成员和专家,纷纷赶到塘下大桥处。

大家勘验了附近的地形、地貌、河面情况。

最后一致认为,河面抛尸必须借助船只,但对凶手来说,这样容易暴露。

不可取。

而河岸抛尸也有问题,如果尸块抛不到河中央,那就不容易完全沉入河底。

也不可取。

所以,唯一效果好,又不易暴露的方式,就是陆路抛尸。

而最佳抛尸点位,就是塘下大桥下面。

那里的水面最窄,凶手可以走到靠近河中央的位置,而且又很隐蔽,很难被注意到。

根据凶手抛尸,通常就近的原则,案发第一现场,很可能就在塘下大桥附近。

而在 2007 年的时候,塘下大桥下比较隐蔽,不便于机动车行驶。

从这点可以推断,凶手运尸块过程中,应该没采用机动车等运输工具。

第四章

针对案发地就在塘下大桥附近,以及凶手步行抛尸这两个突破口,专案组决定将侦破重点聚焦此地。

同时,陈雄安排引发了两万份「悬赏通告」,在温州城区、市郊四处张贴,用以搜寻 3 月 1 日以来的失踪人员。

尤其是全家或一家多人,突然下落不明的。

塘下大桥作为聚焦区域,其周边村镇的寻访,由陈雄亲自负责。

每幢住宅,无论大小、新旧、高矮,至少按一张或以上的标准,张贴悬赏通告。为了提高效率,专案组又先后三次,通过电视、网络、报纸、广播等媒体,重金悬赏 10 万元,寻求破案线索。

不仅如此,蹲点塘下大桥周边的警员,还对案发前后,言行反常或突然大面积清扫住所的人,进行了暗中调查。

这期间,打架斗殴、卖淫嫖娼、小偷小摸的罪犯倒是抓了不少,但就是没有「4.10 案」的线索。

另外,用来沉尸、绑尸的青砖和铁丝,也是重要线索。

陈雄暗中抽调 50 名警力,以便衣形象走访塘下镇,搜寻青砖和铁丝的出处。

其重点是塘下大桥周边,以及温瑞塘河沿岸的 9 个村子。

走访中,陈雄收到反馈,塘下镇上金村内,发现大量盖房用的青砖。

并且经比对,其与抛尸现场的青砖规格、外观相同,而且上金村离塘下大桥很近。

于是,专案组将上金村,列为重点排查对象。

严密的逐户排查,紧张进行着……

村不漏户、户不漏人,外来人口和本地人员一样,都要逐人检查,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为使排查工作做到滴水不漏,专案组特意实行了倒查方式。

即,案件侦破后,如果第一现场或失踪人员,在该警员负责的辖区内,而该警员却并未排查到,则该警员要被追究责任。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个个联防联控动员会召开;一通又一通的举报电话打来……

然而,如此高压之下,专案组居然还是一无所获。

死者身份和第一现场始终如一团迷雾般,笼罩在专案组全体成员的心中。

案件侦查陷入低谷……

第五章

2007 年 4 月 17 日晚,案发后的第 7 天。

此时,天空中飘着雨点。

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中年男人,急匆匆来到专案组的临时驻地。

中年男人叫张国华,是做馒头的,河南人。

他前几天出去上货了,所以排查中其被列为「待查人口」。

张国华回到上金村之后,一听警察查户口,于是立刻跑来报到。

在问话过程中,专案组从张国华处得到一个信息。

他的胞兄张金华一家,半个月前突然离开温州,去了广州。

而且,他们走后就失去了联系,不确定是不是出事了。

据张国华反映,哥哥张金华比他大两岁,今年 52 岁。

哥哥的妻子叫尹明焕,是 2004 年改嫁给张金华的。

嫂子嫁过来的时候,带了一儿一女过来,但具体叫什么不清楚。

前几天张国华曾听同乡议论,尹明焕儿子在广州打架判了刑,所以张金华一家要去广州探望。

本来张国华想去找哥嫂问问情况,但因为着急出门上货,所以也没顾上。

后来他一直给哥嫂打电话,但却始终打不通。

今天回到村里后,听同乡说哥嫂早已经走了,同时又听说河里发现了碎尸,警方正在严查。

于是,张国华再次电话联系哥嫂,但依然是打不通电话。

他当时心里感觉很不好,所以就急匆匆来找专案组。

陈雄和徐安听了张国华的描述,觉得跟所掌握的尸块信息极为接近。

专案组立即调阅了他们的临时户籍。

资料显示为:张金华和妻子尹明焕,今年都是 52 岁。尹明焕的女儿叫张敏,今年 24 岁。尹明焕的儿子没在温州居住过,因此没有他的资料信息。

因为没有发现死者头部,而且尸块被河水泡得无法辨认,所以要确定尸源不能指望张国华认尸,只能通过 DNA 鉴定。

随后,陈雄亲率技侦人员,赶赴张金华一家的居住地。

然而,专案组刚一进院儿,便被眼前景象惊呆了。

第六章

张金华的家中,竟然有人居住。

他们是一对小夫妻,来温州是做小生意的,4 月 9 号那天租了这里。今天白天才刚搬进来。

陈雄心中一紧,赶紧冲进屋内,查看了一番。

屋子果然已被打扫过。

陈雄急得直跺脚,立刻安排技侦人员勘验。

小夫妻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得躲在一旁,莫名其妙看着警察忙活。

一番勘验后,技侦人员在床脚下发现了少量毛发,以及已干凝的血肉。

后经检验确认,其为人体组织。

同时,在屋内还找到了少量青砖和铁丝,与抛尸现场留下的规格相同。

法医立即赶回实验室,第一时间对人体组织和毛发进行了技术鉴定。

几小时后,DNA 比对结果出炉了,尸块确定属于张金华一家。

图 6:上金村位置图

至此,尸源的最终认定,为侦破此案打开了一扇窗。

然而,是谁散布了,张金华一家去广州的消息呢?

又是谁将张金华的家,转租给了这对小夫妻呢?

当小夫妻得知,自己刚住进来的房子,很可能在不久前发生过碎尸案,当即吓得瑟瑟发抖、语无伦次。

在陈雄一番安慰后,他们终于淡定了一些,并说是一个河南口音的年轻人,将房子租给他们的。

河南年轻人?

听完小夫妻的描述,张国华表示并不知道这个人。

问及张金华的邻居,他们也说对此人不了解。

此后,陈雄组织了 6 个排查小组,扩大搜索张金华一家的社会关系。

而这一招,果然奏效……

一路排查警员获悉,张敏在塘下镇一家大酒店当大堂经理。

本来干得好好的,可她却在十多天前,突然辞职了。

不过奇怪的是,辞职事宜不是张敏本人来办理的,而是由她男朋友代办的。

图 7:张敏图片

据张敏同事说,她男友叫张洪涛,近期跟张敏有矛盾。

听说,已经闹到分手的程度了。

而辞职那天是 4 月 1 日。

张洪涛跑来酒店说,自己和张敏要去广州发展,她在家中收拾东西,所以才让自己来代办辞职。

无独有偶,另一路排查民警也有发现。

4 月 1 日下午 3 点半左右,尹明焕跟打工的工厂请了假。

理由是去广州看望儿子。

而且跟张敏一样,也是有个人替她办理的。

经相关人员辨认,此人又是张洪涛。

此后,经租房的小夫妻辨认照片,他们也说租房给他们的,就是这个张洪涛。

他在 4 月 1 日分别给张敏和尹明焕辞职和请假。

而后又在 4 月 9 日,将张金华的家租给了别人。

这么看来,张洪涛和这件案子,怎么也排除不了干系。

第七章

在确定了嫌疑人之后,专案组立即对张洪涛下达了逮捕令,并组织警力对其进行查找。

结果显示,他最后出现时间为 4 月 9 日,此后便失踪了。

专案组对张洪涛的情况,展开了全方位调查。

结果令人惊讶。

张洪涛当过兵,年轻力壮,尤其耐力好,擅长奔跑。

与张敏同居了两年,还生养了一个女儿,现在有 8 个多月了,在河南老家由其父母抚养。

张洪涛来温州瑞安的时间不长,其主要在河南,尤其是郑州区域活动。

专案组分析,作案后的张洪涛,应该已经逃回了河南。

兵贵神速。

张洪涛的户籍所在地是郑州,而其出生地则在新密市。

专案组领导班子,立即选了十一名警员,由陈雄率领,千里奔袭扑向河南省会郑州。

4 月 18 日中午,驱车 1400 公里的抓捕组到达郑州,再联系了河南警方后,从 19 日下午开始展开抓捕行动。

经过一天的大面积搜索,抓捕组并没发现张洪涛的踪迹。

陈雄觉得,以张洪涛的反侦查能力,他不太可能在人流密集、治安较好的郑州隐藏。

而新密是其老家,亲戚朋友不少,因此更容易隐藏。

他会不会躲在新密呢?

4 月 20 晚,抓捕组移师新密。

图 8:新密市位置图

在路上,陈雄收到新密警方线索。张洪涛确实在新密市,藏身于刘寨镇张庄村一农家院内。

这家伙白天外出了,目前还没回来。

抓捕组借着茫茫夜色,在张洪涛的藏身处,展开了全方位的布控。

张庄村大部分是平房。

但张洪涛选的房子却是四间二层的住宅。

四面有高高的围墙,围墙四周是广阔的麦地。

从二层楼房望出去,远远就能看到四周的一举一动。

此外,这间院子里养着狗,虽然已经夜半三更,但还能听到院内的狗叫声。

像这种情况,抓捕组很难靠近。

万一行动失败,必定打草惊蛇。

张洪涛确实有点东西,稍不留神,还真能让他跑了。

不过,这家伙目前没在家,抓捕组只需 24 小时监视周边,将其擒获在回家途中。

陈雄的抓捕组,以及新密警方的援军,在刘庄村蹲守了整整一宿。

正当人困马乏之际,一通电话令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

第八章

4 月 21 日上午 10 点 17 分,专案组组长徐安,从侦听部门获得一条重要情报。

张洪涛约了一个女人,10 分钟后在刘寨镇第二中学门口约会。

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陈雄立即率队赶往第二中学。

不过可惜的是,因为道路较远,路况又不好。抓捕组赶到第二中学时,用了 22 分钟时间。

张洪涛他们应该已经走了。

在刘寨镇几位派出所民警的陪伴下,陈雄和抓捕组组员躲在几辆民用汽车内,在第二中学门口假意经过。

陈雄眼尖,车辆经过时,他一下就看到约会地点,站着一名 20 岁左右的漂亮女子。

她还不停地左顾右盼,好像在等人。

嘿,看样子张洪涛还没到。

为了不打草惊蛇,抓捕组迅速抢占周围有利地形,对第二中学形成了包围圈。

所有警员刚刚就位,还不到半分钟。

突然,一名骑着一辆红色大摩托的男子,「刹」的一声,将车停在那女子身边。

男子从身形来看,应该就是张洪涛,但他头戴头盔,看不清脸,没有十足把握,万一冒然出击,肯定会吓跑嫌疑人。

到底干不干?

此刻,漂亮女子已经上了摩托车的后座,眼看机会稍纵即逝。

千钧一发之际,陈雄牙关一咬:「抓,出了问题,我担着。」

一声令下……

十几个貌似在大街上闲逛的便衣警察,突然集体向摩托男缓缓靠近。

此时,摩托男已经发动了机车,正要踢摩托车支架。

一名年轻便衣,从摩托男身后,一个饿虎扑食,将车连同两人一起扑倒。

摩托车分量极重,倒地一男一女的腿,被摩托车死死压住。

其余便衣刑警一见,迅速冲上来将一男一女制服。

「叫什么?」

陈雄大声质问。

摩托男挺倔,虽然被擒,但态度嚣张,以沉默抵抗。

有警员一把掀掉摩托男的头盔,掰着他的脸跟照片对比。

「雄组,是张洪涛……」

图 9:犯罪嫌疑人落网地点

第九章

张洪涛落网后,追捕组对其暂住点进行了搜索,缴获了部分罪证。

落网之初的张洪涛,自以为作案手段高明,警方没有证据。

因此,他表现比较镇定,对自己杀人之事矢口否认,仅承认偷了些东西而已。

4 月 22 日下午,经 20 多个小时的押解,张洪涛被押回温州瑞安。

图 10:犯罪嫌疑人张洪涛被押解回温州

当专案组将所有尸块照片、证人证言、作案工具等,一一摆在张洪涛面前时,他再也不狡辩了。

罪孽深重的张洪涛,终于在当晚 22 时,交代了所有犯罪经过……

张洪涛时年 27 岁。

2001 年底,他从军队退伍。

组织上为其安排了一份工作,在郑州市公安系统某看守所管后勤,同时还在郑州落了户口。

对于这份月薪只有 850 元的差事,张洪涛非常不满意。

于是,两年后他辞职了。

2004 年底,张洪涛通过网上聊天认识了张敏。两人一见如故,坠入爱河。

2005 年 4 月,张洪涛和张敏开始同居,并于 2006 年 8 月,生下一个女儿。

2006 年 9 月,他们的女儿刚满月,张敏就来温州投奔母亲尹明焕,并凭借着不错的外貌,在塘下镇某大酒店找了份工作。

两人虽一直没办结婚手续,又相隔千里,但始终很恩爱。

张洪涛将女儿送回新密老家后,于 2007 年 3 月初到温州投奔张敏。

张敏在温州这半年,眼界打开了不少。

她发现这里遍地是黄金,只要肯付出,发财很容易。

于是,张敏告诉张洪涛,自己工作的这家酒店,晚上经营着夜总会的业务。

如果咱们能从老家,找来一些愿意做的「小姐」,那咱们就能当经理,可以抽取提成。

张洪涛自从辞了工作后,这些年一直没有稳定收入。

现在女儿出生后,用钱的地方就更多了。

听完张敏说的生财之道,张洪涛立即就同意了。

他连忙返回河南,开始撒网找人……

经过近一个月的忙碌,张洪涛终于找到了十多个女孩儿,她们都愿意跟张洪涛来温州「发财」。

第十章

2007 年 3 月 31 日早上,张洪涛兴冲冲回到塘下镇找张敏。

然而,当他走到张敏暂住地时,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张敏的屋门外,怎么有双男人的鞋?

当张洪涛冲进屋后,眼睁睁看见张敏正和一个年轻男人在床上……

张洪涛当即跟男人发生了打斗,而张敏却死死抱住张洪涛,将那个男人放走了。

他骂她不要脸。

她却反过来指责,是张洪涛出轨在先。

原来,张洪涛在河南找「小姐」时,以面试为由,将女孩儿们挨个「试」了一遍。

没有不透风的墙,张洪涛的行为,被张敏的闺蜜得知,所以第一时间通知了她。

张洪涛被张敏说得哑口无言,但他的座右铭是,只要没被当场抓住,就绝不承认。

因此,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大吵了起来。

这期间,张敏向张洪涛提出了分手。

而张洪涛是那种喜新不厌旧,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的人,所以拒绝了张敏的分手要求。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 4 月 1 日。

张洪涛又来找张敏,并拉着她来到上金村,找尹明焕评理。

尹明焕作为张敏的母亲,打心眼儿里看不上张洪涛。

挺大个男子汉,整天游手好闲,连样儿赚钱的本事都没有。

以前尹明焕就曾劝过张敏,温州城遍地都是有钱的好小伙儿,应该趁年轻赶紧再找一个,反正跟张洪涛又没领结婚证。

当初,张敏觉得张洪涛至少很爱自己,所以便顶住了来自母亲的反对。

而尹明焕也因张敏的态度,对张洪涛还是比较客气。

如今,尹明焕一听两人要分手,当即举双手表示赞同。

张洪涛万万没想到,「丈母娘」居然是这个态度,因此情绪逐渐失控。

尹明焕也是不吐不快,把这两年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

「什么……我们家漂亮姑娘,是绝不会嫁给你的……就算天下男人全死光了,你也别想……」

这一句句侮辱,像一把把尖刀,「噗噗」直戳张洪涛的自尊心。

他随手从床头拿起一把榔头,往张敏和尹明焕的头上就砸。

这俩女人哪是张洪涛的对手,不到一分钟,张敏和尹明焕便横尸屋内。

杀完人后,张洪涛坐在屋里,思考怎样走下一步。

过了大概 10 分钟,张金华骑着三轮车回家了。

一不做二不休,张洪涛躲在门后,用榔头又砸死了张金华。

第十一章

当晚,张洪涛把三具尸体放到床上,又在尸体上铺了两层棉被,然后自己躺在三具尸体上睡了一宿。

4 月 2 日一大早,张洪涛首先到尹明焕工作的厂里,找到其老板请了假。

然后,他又到张敏工作的酒店,为其办理了辞职。

张洪涛在尹明焕家中,找到一把菜刀和一条钢锯。

随后,他又骑自行车到镇里买了一斤铁丝,和 100 个黑色垃圾袋。

最后,在村口的路边,搬来很多青砖。

4 月 3 日晚上,张洪涛开始肢解尸体。

他将肢解下来的尸块,用垃圾袋装好,每件尸块都用铁丝绑好青砖。

三颗头则用榔头砸碎,分别用三个编织袋装好,袋子里再加入五块青砖。

分装好尸块后,张洪涛从 4 日中午起,不分昼夜地骑自行车抛尸。

其中抛尸最多的地方,正是在塘下大桥下。

期间,张洪涛清理了犯罪现场,又多次到上金村的超市、餐馆等河南老乡聚集地,散布张金华一家去广州的假象。

他还把张金华租的小院儿,转租给了一对小夫妻,换取了 7 个月的房租。

4 月 6 日,张洪涛自觉所作所为,神不知,鬼不觉,便坐上长途车逃回河南。

张洪涛是在网吧上网撩妹时,意外看到了「温州 4.10 分尸案」的悬赏通告,心里开始害怕。

不过,很快他又镇定了下来。

他认为自己把现场处理得很彻底,而且所有人都认为张金华一家去了广州。

找不到尸源,警察只能干着急。

况且,退一万步讲,即便警方怀疑自己,而自己户籍在郑州,谁又能想到新密呢?

不过,为了万无一失,张洪涛还是决定去福建暂避一时,并订了 4 月 22 日的火车票。

但在出发前一天,他鬼迷心窍般,想带上新认识的女人一起走,便与其相约在刘寨镇第二中学集合。

于是,抓捕组上演了「刘寨镇擒凶」的好戏……

2007 年 4 月 23 日,温州瑞安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4.10 特大杀人分尸案」成功告破。

两年后,张洪涛被执行死刑。

死者得以告慰,温州城得意重获安宁。

第十二章

据统计,每年因情感纠纷而引发血案的比例非常高。

因感情问题而冲动行凶的人,心理承受能力往往都很弱。

这种人一般都不成熟,稍遇点打击,就会做出极端的事。

这很可怕。

不过,还有一种更可怕的。

他们在感情中,貌似爱得死去活来,荡气回肠。

但我想提醒一下,这种人还真不一定就是出于「爱」。

他也许就是想拥有你、控制你、拿你当私有财产。

当你想摆脱他、远离他时,他就会凶相毕露,宁可毁了你,也不让你拥有其他感情。

这种人往往是极端的、危险的,我们要切记远离,越早越好。

(完结)

本文关键词: 温瑞塘河
本文标签: 动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