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瑰宝
唐睢不辱使命选自(原创丨赞不辱使命的唐雎)
2023-07-09 11:58:01
Mars
93
来源:海河钟声

唐睢不辱使命选自。中学语文教材有《唐雎不辱使命》,选自《战国策·魏策四》,题目是后加的。一个小国的使臣竟然能不畏强秦,当面毫不示弱,敢于针锋相对地揭发并驳斥秦王,让人油然生敬,给我印象深刻。

唐睢不辱使命

唐雎怎样“不辱使命”

根据《战国策》编者西汉刘向的记述,强大的秦国在公元前228年灭了韩国,公元前226年灭了魏国,乘势要吞并魏国的一个属国小小的安陵国。安陵国地处现今河南鄢陵的西北。秦王使用欺诈办法派人去交涉,明明是要强占安陵国土地,却假说要用秦国方圆500里的土地作为交换。

秦王用的是倚强凌弱、以上对下式的自称“寡人”,逼迫的口气说“安陵君其许寡人”,翻译过来就是“你安陵君可必须答应寡人我哟”。这个“其”字,在古汉语中是个语气助词,起加重语气作用,在这里就是强调你必须答应我的语气。安陵王没有答应,推脱说“好是好,但那是我从先王哪里继承的封地,理当一生守护,岂敢拿去交换”。然后安陵王派他的使臣唐雎去秦国面见秦王。

一见面,秦王就以责备口气质问为什么安陵王不肯与我交换,还以威胁口吻说,秦国灭了韩国,灭了魏国,让你们安陵国侥幸存活下来,那是因为我觉着安陵君还算是个忠厚长者;怎么我现在要用十倍于安陵国土的土地和你们交换,竟然还敢违背我的意愿,难道是看不起我吗?唐雎马上回答说,不是的,安陵王只是想守护先王封地,别说是500里土地,就是给一千里也不敢拿去交换。

秦王听了勃然大怒,威吓说“公亦闻天子之怒乎”?说“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就是说我要是发起火来,会死上百万人,血流千里,你们不害怕吗?秦王当时自称“天子”,其实,他那时还算不上是“天子”。

在发怒并以死亡来威胁的的秦王面前,唐雎毫无惧色,他以“布衣”自称,针锋相对地回答说“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不以为然地说,什么布衣之怒,不过是摘了帽子光着脚,以头抢地罢了。唐雎回答说,那不过是平庸百姓的发怒,不是士人发怒。你知道专诸之刺王僚吗,如同彗星袭月;知道聂政之刺韩傀(guī)吗,就如同白虹贯日;知道要离之刺庆忌吗,就如同仓鹰击于殿上。这三位都是布衣之士,他们“怀怒未发”,上天就显示出吉凶征兆。他们四个加上我,就是四个人了。假若逼得我这样的士人发怒,眼前就会有两个死尸倒下,五步之内流淌鲜血,让百姓都穿起丧服,今日就会是这样的。说完了,他站起身就要拔剑。

秦王听了唐雎这番话,吓得变了颜色,挺直了身子恭敬地跪着,向唐雎道歉说:“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谕(明白)矣:夫韩、魏灭亡,而安陵以五十里之地存者,徒(只)以(因为)有先生也。”

赞美唐雎不畏强秦的出人胆略

从原文看得出,当时的形势,秦国确实是强大,安陵国确实是弱小。秦王乘着灭韩、灭魏的优势,没有把安陵小国放在眼里,没有动用兵力,以为说句话就能吓得安陵君乖乖地按自己的要求办。更何况是用欺诈办法,假装许给500里土地说是去交换。秦王在面见唐雎时,依仗霸权,盛气凌人,对话中以大欺小、以上对下的傲慢语气,显露无遗。

在对安陵君极其不利的情势下,安陵君对秦王的无理要求不肯就范,假托一些理由拒绝了秦王。尤其是所派的使臣唐雎更能体现安陵君的意图,敢于面对强秦的威吓,不怕死亡威胁,他既是有勇有谋,胆略过人,毫不示馁,又能针锋相对,巧于应答,迫使秦王不得不当面认错,有所收敛。他列举并自比当时刺王僚的专诸、刺韩傀的聂政、刺庆忌的要离的三位著名刺客,作为“布衣之怒”还击秦王的“天子之怒”,气势压倒了蛮横的秦王。

靠外交努力,更靠自身强大

唐雎不辱使命,没有让秦王的夺地阴谋得逞,这是外交努力的结果,但终究敌不过强秦,改变不了大局势,最后还是被秦国灭掉了。

只不过难得的是安陵君和唐雎在敌强我弱的情势下,依然不畏强敌,敢于斗争,表现出大智大勇,机巧善辩,从容应对,实在让人佩服,值得赞美。

参考宋代苏洵《六国论》,他谈到秦为什么能灭六国,认为“六国破灭,非兵不利,非战不善,弊在赂秦”。“赂秦”就是用割地讨好秦国。他认为六国如果“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举例说“燕虽小国而后亡”,因为燕国不赂秦。齐国虽“未尝赂秦”,但坐地旁观,不给其他五国帮助,结果自己也落一个“盖失强援,不能独完”,最后一个被秦国消灭。

对付霸权要据理抗争,寸土不让主要还靠我们自身强大。不然,如若一味退让容忍,不给点应得的教训,让敌方一旦得逞,就会助长气焰,变本加厉,步步紧逼,日益嚣张。待等到他们羽翼丰满,气候已成,再加防范就要付出更大代价。

本文系海河网原创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海河网。欢迎关注并按规则转载!

本文关键词: 唐睢不辱使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