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运动达人
shudu(真的假的,你喜欢的是人吗?)
2023-07-09 10:58:01
Mars
133
来源:南都周刊

shudu。追不追,由你来决定。

shudu

文|何沛芸 何童 编辑|KK

最近,超模贝拉·哈迪德(Bella Hadid)和另一位模特一起拍了一组广告,引起轩然大波。

#Clavin Klein广告

两人举止亲昵,引发争议,被网友认为是故意queerbaiting,翻译一下,就是“卖腐”。品牌方Calvin Klein后来发表了道歉声明。除了攻击广告依靠LGBTQ群体营销获利,一部分言论还指责品牌启用“不老容颜”的模特物化女性。

广告中的雀斑女孩名叫 Lil Miquela,是最近几年火起来的新人,2016年开通了社交媒体,现在ins粉丝数量是150万。她声称来自加州唐尼,是一名ins的模特和音乐艺术家。

和传统模特不同,她从不用担心变老或变胖。秘诀在于——昵称“小雀斑”的她根本不是人,是一个被“制造”出来的虚拟形象。

#小雀斑

01

怎么可能是假的?

Miquela看上去并不完美,圆鼻头厚嘴唇,头上顶着小雀斑和两个小揪揪发髻,她自称是巴西和西班牙的混血儿,目前居住在洛杉矶。出道才3年,已经登上过杂志封面,还代言过品牌。在她的社交活动里,她参加Coachella音乐节,看过碧昂斯的演出,在网上她还声援过跨性别者平权。

这不是“网红”才干的事情嘛?

“小雀斑”的爆红,令人们纷纷审视周围。这才发现,原来像她一样,还有许多虚拟人物也从数字世界里出来,早已在网络地盘上掀起热潮——

来自日本的粉色短发的Imma,带有亚洲女孩的甜美;脾气火爆的金发妹子百慕达(Bermuda),和小雀斑是好朋友;巴黎的努努(Noonoouri),拥有梦幻的卡姿兰大眼睛……

# 虚拟网红们的日常分享,Imma和Bermuda你可以看得出“真假”吗?

甚至白发苍苍的KFC老爷爷也凑了个热闹。老爷爷变身性感撩人的年轻上校,call him“桑德斯”(又翻译山德士)。

一边卖肌(鸡)肉,一边在ins上各种拍照打卡,甚至跑去东京玩了一趟,有图片为证。

#肯德基大叔“桑德斯”在东京和Imma合影

反观一众品牌,普拉达、芬迪、古驰、博柏利……争相与虚拟网红们合作,邀请他们出席秀场。中国的天猫奢侈品平台也在去年达成了与努努的首次合作,邀请她现场参与观看瓦伦蒂诺的艺术展览。

网友们纷纷吃瓜,感叹自己”活得连虚拟网红都不如。“

#努努和易烊千玺互动

看来,时尚大牌们已经认可了虚拟网红们在时尚圈的位置和影响力,而创造虚拟网红的推手们显然不打算把他们仅仅当成橱窗里的展示玩偶。他们想要更多。

#猜猜哪个是真人?

(答案:左右都是真的)

02

面具背后的生意经

当你点开小雀斑的社交媒体主页,可以看到她与普通的时尚博主并无二致。穿梭出席于各种时尚活动,她几乎是所有时尚大牌的所喜爱的合作对象,普拉达、芬迪、香奈儿。所发布博文点赞数轻易上万,影响力可见一斑。

如果不是去年年底她的ins被黑客入侵,揭穿她“非人”身份,“小雀斑”也许也不会公布自己的身世。她说自己由一家叫做Cain Intelligence的公司,经理人是Sara和Trevor从这里把她“解救”出来,现在这个Brud公司养育了她。公布身世时,网友们炸开了锅:这个衣品爆好,和各大牌都有合作拍摄画册,还发过各种美食图片的居然不是人!

而热衷贴标签的互联网时代,在她的如今的社交媒体个人主页中,新标签“Robot”成为最酷的一个。

# “19/LA/Robot”——19岁/洛杉矶/机器人

小雀斑的风靡被认为开启了人工智能在社交平台上的新纪元。她曾被时代周刊评为2018年最有影响力的25位世界级“网红”之一,同时入选的还有特朗普和蕾哈娜。

雀斑,深色皮肤,混血,这些一反传统审美标准的特点都成为粉丝们喜爱她的原因。不过,同样因为外貌,舒度(Shudu)的创造者卡梅隆·威尔逊却引发了激烈的争议。

两年前,舒度以一组戴着金色颈环的形象第一次亮相。这个黑人女模特拥有完美的黑色肌肤,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无数人评论她美得惊人。

#Shudu被誉为是数码超模第一人

称赞的风潮在威尔逊接受《时尚芭莎》的采访后转向。采访中,威尔逊澄清:舒度是由他创造的虚拟模特。而人们似乎无法接受完美黑人女性外表的塑造来自白人男性的头脑,甚至有网友批评他的作品是为了满足“作为白人男性对黑人女性的幻想。”

威尔逊回应风波,他把舒度看作一件纯粹的艺术品,并且作为艺术家,他乐于看到这件“艺术品”带来的辩论。

纽约客评价他,“对模糊虚拟和现实的边界感兴趣”。但事实上Shudu不仅依然走红,一举拿下蕾哈娜个人品牌Fenty Beauty的代言,而法国时装屋Balmain在去年也正式宣布2018秋冬时装交由Shudu、 Margot(白种人) & Zhi(黄种人)三位CGI模特组成的“S.H.E”代言。

# 从代言日婆的美妆产品到代言Balmain的“三剑客”之一,

Shudu的路已经越走越远

03

真实与虚拟的界限

为什么我们喜欢动漫人物,却对“虚拟网红”的感情一言难尽?

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提出恐怖谷理论。他的假设认为,由于机器人与人类在外表/动作上类似,因此人类会对机器人产生正面情感;但相似度达到特定程度时,人类对机器人的反应会突然变得极为负面。

恐怖谷理论谈及的排斥反应,从心理上为人们对虚拟的接受度设定了底线,但也许在到达这一由视觉直观产生的排斥效果之前,人们就已经开始抵制虚拟和现实的混淆。

# 恐怖谷示意图

在公众场合一直标榜“人设”的虚拟网红,最近也在往更深的“人性”方面尝试:

百慕达是小雀斑的好朋友。这个毫不掩饰个性的金发姑娘第一次亮相就充满了戏剧性——以黑掉小雀斑的账号作为序幕,上演了一场虚拟网红之间的互联网大战。

# 2018年4月,百慕达黑掉小雀斑账号,指责其假冒虚拟人物。这场风波以二者言和收尾

满足网友“吃瓜”心理的混战之后,百慕达赢得了一群自己的粉丝。在此之后,她的社交账号依旧充满着情绪化的表达,让人相信她的确是这样一种性格。她乐于分享和男友的日常(男友当然也是虚拟网红),也在和男友争吵之后发文控诉大猪蹄子的行为,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

人们对她的生活充满了兴趣,一张照片常常会受到超过一万个赞。然而,也有人表达对百慕达肥皂剧版“生活”的不满。

今年4月24日,百慕达分享了一张与小雀斑的照片,并祝她生日快乐。评论下有一条留言:“没有妈妈,你怎么能说这是你的生日?”

# Ins上网友的评论

这样直指虚拟网红们“Robot”身份的事情并不少,小雀斑也曾经发文回应网友的质疑,“我明白我与大家很不一样,但你们为什么总觉得有必要每一天每一秒去提醒我这件事情?”

上周,俄罗斯艺术家Ellen Sheidlin和Imma发布了一组照片,主题叫“当人类碰上机器人”。

# 当人类碰上虚拟人

照片里真人艺术家把自己化妆成机器人形象,而真正的虚拟女孩和真人别无二致。

眼见为实,在数字时代似乎不再适用了。

互联网时代里,技术一次次刷新人们对虚拟的接受度。捏脸社交Zepeto刷屏朋友圈;《模拟人生》游戏风靡一时;甚至可以用《中国式家长》在线养娃。

#小雀斑站在自己出的唱片幕墙前,

肉眼已经无法辨别虚拟和真实

再者,创造者们对虚拟网红活动空间的拓展早已超出了时尚的范围:规划虚拟网红的的社交平台,“还原”生活轨迹,试图和人们产生更真实的情感联系。这些动作已经让虚拟网红本身拥有了话语权,更重要的是让他们看上去拥有了一部分“人”的个性。

界限一步步后退,让人思考,虚拟会不会成为未来生存的可选模式之一?

04

虚拟人的扩张与未来

最近,国内线上生活杂志Voicer也推出国内第一个虚拟网红Poka。

#Poka

和国外的虚拟前辈们一样,Poka有自己的设定,喜欢画插画,顶着泡面头,穿搭中性,声称从大学艺术史“叛逃”到上海,进入Voicer做编辑实习生。

看起来,虚拟网红拟人化策略已经“西学东渐”,开始走进国内时尚圈。即便目前的情况不算火爆,Poka也已凭借特色的穿搭和气质,吸引了adidas originals,邀请她为全新的SLEEK系列造势宣传。

#Poka画的插画

未来大趋势都显示着虚拟网红们比真人网红的明显优势:不用健身就能控制身材,没有私人问题导致人设崩塌,营销便利降低品牌成本……

更重要的是,他们不会感到时间的流逝和限制。正如《西部世界》里的机器人一样,变老和死亡,对虚拟人物来说,是可以逆转的事情。

#《西部世界》里的女主角每睁开眼睛都是新的循环

不过,就如众多关于AI和机器人的影视作品一样,现实中的数字和程序,依然既是便利,也引发疑虑。

作为商业运作的一环,虚拟网红们的年纪是像女孩子们梦寐以求的——停留18、20岁,还是像产品一样存在使用寿命的限制?他们有各种资源,出席各种光鲜活动,并且还有可能代言品牌,以及推出自己的产品。或者,可以出一部以ta为主角的大电影,这样还可以延伸各种周边,从而刺激更大的(粉丝)消费额……只是这些都是在商业链上的一环。

而看似永恒的模拟人生,对于狂热(且不愿长大)的粉丝来说,还具有成长的意义吗?

欢迎投票说出你的看法。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

本文关键词: shudu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