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瑰宝
秦晋崤之战原文及翻译(谢永红||秦晋殽之战)
2023-07-17 10:58:01
Mars
222
来源:谢老师聊小学语文

秦晋崤之战原文及翻译。秦晋殽yáo之战

秦晋崤之战

谢永红 四川

题记:

由于原文的断句各有理解,字词的注释也可能有数种合理解释,本人主要参考了中华书局出版的《先秦散文选》的注解。

《先秦散文选》的编者仅就字词做了注解,并未有译文。为了方便学习,作出翻译,供自己和大家参考。处处谨慎,力求贴切。谬误之处,恳请指正。

于此,对《先秦散文选》之编者董洪利、张量、方麟、李峻岫表示感谢!

冬,晋文公卒。庚辰,将殡于曲沃。出绛,柩有声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将有西师过轶我,击之,必大捷焉。”

译文:冬季,晋文公(重耳,春秋五霸之一)逝世。庚辰日,将要葬在曲沃。出了绛这个地方,听见灵柩里发出牛一般的叫声。负责占卜的名为偃的,让大臣们都在灵柩前跪拜,说:“先君在吩咐大事,将有秦国军队越过我国,袭击他们,一定会取得大胜。”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穆公访诸蹇叔。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而无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必于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

译文:(以前秦晋联军被烛之武劝退时,留下杞子等三人留守郑国),杞子从郑国派使者来向秦国报告说:“郑国人派我镇守北城门,如果派军队来偷袭,可以灭掉郑国。”秦穆公征求蹇叔的意见。蹇叔说:“让军队疲惫地奔袭远方,这是我没有听说过的。部队疲劳力量衰竭,而远方的主人做好了准备,大概不可以吧。军队的行动,郑国一定会知道。将士们辛苦行军却没有着落,一定会生怨恨抵触之心。况且千里行军,能瞒得过谁呢?”秦穆公拒绝接受他的意见。召来孟明、西岂、白乙三位将领,派他们从东门外面出师。蹇叔为他们哭泣,说:“孟明!我能见到军队出征,却见不到他们返回国家啊!”秦穆公派人对他说:“你要知道,等您活到中寿,你的坟墓上的树早就长到合抱粗了。(你怎么老而不死啊!)”蹇叔的儿子也随军作战,他哭着送儿子,说:“晋国人抵御我军,一定在殽山这个地方,殽山有南陵和北陵,都是险峻之地。南陵,是夏代君王皋的墓地;北陵,曾是周文王躲避风雨的地方。你一定会死在这里,我到时候来给你收尸骨!”

秦师遂东。

译文:秦国军队于是向东而去。

三十三年春,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者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

译文:三十三年春天,秦国部队经过周王朝的北门。战车两边的军士脱下头盔下车,表示向周天子的恭敬,刚一下车,随即就跳到车上的,有三百辆兵车的将士。王孙满还年幼,看到这种情况,对周天子说:“秦国军队轻狂无礼,一定会失败。轻狂者少智谋,无礼者必定粗疏。进入危险之地却粗疏,而又不能深谋远虑,能不失败吗?”

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

译文:秦军到了滑国,郑国商人弦高将要到周朝都城做买卖,遇到了秦国军队,先以四张熟牛皮为礼物,又送十二头牛,犒劳秦军,说:“敝国国君听说将军您将行军经过敝国,请允许我们冒昧犒劳您的部下们。敝国虽然贫乏,却能让您的部下停留休息,如果居住下来,我们就备好一天的饮食;如果要继续行军,我们就备好一夜的保卫。”一面又派了驿使快马加鞭向郑国报告。

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使皇武子辞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资、饩、牵竭矣。为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闲敝邑,若何?”杞子奔齐,逢孙、扬孙奔宋。

译文:郑穆公派人到秦国留守部队住的客馆去察看,杞子等人已经整理好行装,磨砺好武器,给马喂饱了草料,准备接应秦军。郑穆公派黄武子请他们离开,说:“将军们在敝国停留已久,日常用品如干肉、粮食、宰杀好的牲畜、未杀的牲畜等等供应不上了。各位将军要走了,正好郑国有个猎场叫原圃的,好比是秦国有个猎场叫具囿,请你们去那里猎捕麋鹿,以减缓供应的压力,如何?”杞子投奔齐国,逢孙、扬孙投奔宋国去了。

孟明曰:“郑有备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灭滑而还。

译文:孟明说:“郑国已有防备,不能再希望偷袭成功。攻打不下,包围而没有援兵,我们还是返回秦国吧。”灭掉滑国就撤军了。

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敌患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cuī绖dié,梁弘御戎,莱驹为右。

译文:晋国大夫晋原轸说:“秦国没有采纳蹇叔的意见,用贪欲来让人民劳苦,这是天助我。天助良机不可以错失,敌军不可以放虎归山。放虎归山则产生后患,违背天意则不吉祥。一定要消灭秦军。”栾枝说:“先君是秦穆公帮助才回国为君,没有报答秦国的恩惠反而攻击他的军队,心目中还有没有先君呢?”先轸说:“秦国没有为我们的国丧悲哀,而且攻伐我们同姓的滑国。秦国如此无礼,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恩惠?我听说:‘一日放走敌人,成为几代人的祸患。’为了后代们长远打算,有理由向先君交代了吧。”于是发布命令,紧急调动北部部族姜戎的军队。晋襄公染黑了麻衣和麻腰带(丧服),梁弘驾驭战车,莱驹为车右护卫。

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殽,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文公,晋于是始墨。

译文:夏季四月辛巳日,在殽山打败秦军,活捉了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而凯旋。于是染黑了丧服来葬晋文公,晋国从此开始了以黑色作为丧服的颜色。

文嬴请三帅,曰:“彼实构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厌,君何辱讨焉?使归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许之。

译文:太后文嬴请求放掉三位将军,说:“他们正是挑拨秦晋两位国君关系的人。我们秦国的君王如果能抓住他们,吃了他们还不解恨,何劳君主大驾去惩罚他们呢?派人押送回秦国,让秦国杀掉他们,以满足君父的愿望,如何?”晋襄公答应了。

先轸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仇,亡无日矣!”不顾而唾。公使阳处父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左骖,以公命赠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

译文:先轸回朝,问起俘虏的秦国将领。晋襄公说:“母亲请求释放他们,我已经放掉了。”先轸发怒了,说:“将士们在战场上拼死力才抓住了他们,一个女人转瞬间就把他们从国都放掉了,毁伤军队的战果,助长敌人的志气,亡国也要不了几天!”不回头就往地上吐口水。晋襄公派阳处父去追杀他们,到了河边,秦军将领孟明们已经在船上了。阳处父解下战车左边的马,用晋襄公的名义赠送给孟明。孟明叩首说:“感谢襄公的恩惠,不拿我们这些俘虏的血来祭祀战鼓,让我们回国去受死。我们死在自己国君的手里,也能落个不朽之名。如果国君遵从晋襄公的好意而赦免了我们,三年之后,我们将回来报答君王的恩赐!(三年后将要回来报仇雪恨!)”

秦伯素服郊次,乡师而哭,曰:“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曰:“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译文:秦穆公穿着素服在郊外等候,向着军队大哭,说:“我没有听从蹇叔的劝告,让你们几个受到屈辱,这是我的罪过。”没有撤孟明的职,说:“我的过失,你们有何罪呢?况且我也不能因为一次小过失而埋没了你们的大功劳啊!”

作者简介:谢永红,四川省西充县人。四川散文学会会员。“天府散文”平台作者,“窗外视角”特约作者。

“化凤春天”是本人文章微信号,欢迎关注。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谢谢!

本文关键词: 秦晋崤之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