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瑰宝
狂帝邪妃结局二免费(暴君的邪妃殿下第二十八章——心醉)
2023-08-07 08:28:01
Mars
91
来源:不死喵

狂帝邪妃结局二免费。殇烈……

狂帝邪妃

这个名字刻进了她的心。

仿佛是前世的宿命,她跟他的牵扯,恐怕一辈子也无法理清了。

“殇烈……不要再问我这些……”

声音有些软弱,带着明显的疲惫。

心中有坚硬的东西破碎、融解了,之后化为暖流弥漫在心间,她望着他被黑夜更加深沉的眸子,思绪千缠百结,难以理清。

然后,蜷缩在他壮阔地胸膛,感觉力气一点点流失。

真的好累、好累了!

男人没有说话,结实的手臂紧紧地圈住她。

她对他而言,无法否认,完完全全是特别的!

挑了他所有前所未有的情绪,在这一刻,盯着她刚从激情中平息下来的模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悄然升起。

手指轻柔地抚过嫣红未退、布满疲惫的脸颊,一颗傲慢的心不可思议地柔软下来,这一瞬间,他发现——

他喜欢上她了!

原来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不是单纯的喜欢,而是跟对待任何女人感觉都不一样的喜欢……

再垂眼,发现她已悄然入睡,平静的呼吸浅浅地。

秀气的眉头却没有松开。

他低头轻吻了一下她洁白的额头,低语:“蓝儿,本王会查明一切的。”

此时,暴君不再是暴君,心底注满了温柔……

夜深了,池塘里的萤虫也渐渐进入了梦乡,纱窗上映出了一盏烛火。

一道掌气无声袭过,烛火晃荡了一下,灭了。

层层布帷。

黑暗中,他抱紧了怀中之人,安然入睡。

``````````````````````````````````````````````````````````````````````

当纱窗隐隐印过缕缕金色阳光时,金塌上的人儿突然惊醒。

她竟然会睡得这么沉,这么香……

自从离开林子在外面的世界害了那么多人,遭人唾弃之后,她几乎再也没有好好睡过觉,而昨天晚上,她竟然飞快地入睡还睡到这么晚。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静静地望着金塌四周的流苏好久之后,才开始有了反应。转头一看,身边空空如也,诺大的塌上只有自己一人。

昨夜的记忆点点滴滴忆上心头,身子的微微疼痛如澎湃的潮水不停地冲击着她。

全身一动也没有动。

都是真的了……

真的接受他了。

轻轻咬住下唇,贝齿在娇嫩的唇瓣上留下一排清晰的牙印。

半晌,她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难受,反而有一种温暖的幸福淡淡地在心里荡开,她情不自禁地一抹微笑。

看来好好睡了一觉,真的可以让人忘记很多,淡然很多。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你越是逃避,可能承受的痛苦就越多……

他和她。

既然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既然注定纠缠不清,她就该勇敢去面对,不是吗?

幸好,让她忐忑之下唯一让人稍稍舒口气的是——目前为止,刖夙王宫好象还没有谁因她身上的诅咒受到伤害……

“呆在刖夙国,或许也能改变你的命运”。

如此,她是不是可以试着揣测黑衣人的话——就是因为殇烈是王,王者鸿福齐天,所以她的诅咒对殇烈,对王宫的人都会无害?

布帷幕被轻轻拉开开,带来一股属于早晨沁凉的微风,蒙蒙的雾香随之四散而去。

地面映着淡淡的霞光,轻飘飘地在空气中荡开,纱窗如层层闪烁的涟漪,美得让人睁不开眼。

“奴婢给娘娘请安。”平儿、淡儿一见出现帷幕之后的身影,立刻欠身问候。

蓝倪一见两个丫头竟然就在幕外,俏脸蓦然一红,恨不得立刻缩回身去。

平儿噗嗤一笑,习惯了冷淡平静的倪妃娘娘,突然见她紧张地模样甚感有趣。淡儿连忙递上手中早已准备好的衣裳,笑道:“娘娘不必害羞,王特意交代我们好好照顾娘娘。”

两腮桃红未尽,她不好意思地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平儿答:“回娘娘,现在辰时未过,还早着呢。”

都已经这么晚了……她从来不贪睡,一般卯时就醒……

唉!悄然地叹息,昨夜令人迷失的欢愉才浮上脑海,立刻被她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淡儿道:“让奴婢伺候娘娘更衣吧。”

她看着它,衣裳是粉色,一如昨天晚上她所着的颜色,凝视了半晌,她不解地抬起眼眸。

“娘娘,这衣裳是王上早朝之前,特意吩咐奴婢挑过来给娘娘您的。”淡儿解释道。

平儿点点头,看了看倪妃娘娘,赞叹道:“娘娘,王说娘娘穿粉色的衣裳最好看了。”

蓝倪怔住了,水眸闪过不易觉察的喜悦之色。

他这样说吗?他觉得她着粉色的衣裳最好看?

他竟然连这样的细节都已经为她安排好了……

本想拒绝的话语升到喉间又无声地滑了下去,暖暖地如潺潺小溪般的细流在心间渗了开来。

她摸了摸手中的料子,柔软如云,滑嫩如少女的肌肤,精美的丝线闪耀着动人的光芒。丝线绣着极为淡雅的花朵,花朵若隐若现,细看颜色粉嫩栩栩如生,当她着上它,那股娇嫩衬托着她的脸儿更红润,。

“王的眼光果然一流,娘娘穿上这粉色衣裳真是美极了。”平儿灵巧地赞道。

垂眼,蓝倪不习惯身上带有这样粉嫩的颜色,当下犹豫着要不要换下来。

大概意识到了她的想法,淡儿连忙道:“大王看到了,一定非常开心。”

手指无意识地一颤,她悄悄抓紧了袖口,她竟然在乎他的看法!

她没守住自己的人,似乎也没有守住自己的心……

可是。

如果连这最后的喜好都守不住,她……恐怕都没有勇气再面对自己。

“平儿,帮我拿自己的衣裳来。”口气不轻不重,她平静地说。

“娘娘,使不得,这是大王亲自挑选的衣裳啊。”

平儿、淡儿一起摆手道。

“罢了,我自己去吧。”她轻挪脚步,径自朝外面走去。

“娘娘,娘娘……”两侍女连忙跟上前去,忍不住连呼。

看王和娘娘二人的神色,昨夜该是相处得很好才对。

尤其是王,她们还从未听说过王会为哪个女人如此关心,连衣裳都亲自吩咐安排……

而她们的倪妃娘娘,到底是害羞还是怎么回事?

怎么如此固执呢?

倪妃娘娘难道不知道,多少像自奴那样的侍妾、妃子们在虎视眈眈,等着大王的宠幸吗?

```````````````````````````````````````````````````````````````````````

清晨的龙夙宫,很安静。

宫女们见到她,连盈盈施礼问候,当“传说中”的倪妃娘娘疾步走过时,她们又忍不住在背后久久凝神呆望。

耳边吹过柔柔的风,她的思绪仍不见清明。

朱色廊柱,柱间一抹淡影拂过,所过之处,空气中流淌着清雅的荷香。

身后的喊声却打破了这醉人的晨光——

“娘娘……娘娘……”

娘娘怎么走得那么快?难道粉红色真那么难以接受?

要是大王知道娘娘如此不珍惜他的一片心意,不知道会不会严厉责罚她们这些奴婢呢。

平儿,淡儿哪里知道,她们向来平静若水的倪妃娘娘在遭受昨夜的迷茫之后,极度需要一个清净的空间,好好地思索整理一下。

思绪乱了。

如雪花狂舞。

每一朵都冰凉沁人,每一朵又悠然无声……

突然,脚步停住,因为感受到了两道冰凉的目光。她的反应是如此灵敏,以至于很快就发现了前方不远处的长廊上有一个紫色的身影,那锐利而冰冷的光芒一闪即逝,紫衣女子的脸上展现一朵妩媚的笑花。

是她——那个叫紫奴的女人。

她当然记得她!

挥去不期然晃过眼前的回忆,那不堪的画面让她一阵反胃,直觉地,她不喜欢这个紫奴。

酸酸的东西泛过心头。

脑海中蓦然上升一个她从清醒就开始回避的问题——殇烈后宫有那么多佳丽美人,他可能因为宠幸了她就只属于她吗?

这个答案……

太不敢让人随意揣测。

看到紫奴妖娆妩媚的大眼,蓝倪不禁放慢了脚步,小嘴几乎抿在了一起,一种奇异的前所未有的浓烈情绪充斥在心间。

她不知道这就是一个女人的嫉妒。

只有当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才会如此在意他身边的每一个女人,才会忍不住冒上酸意,会无法控制地嫉妒。

她不喜欢她!

她也没必要理她!

蓝倪面无表情地直走过去。

“紫奴给倪妃娘娘请安。”一挥手中丝帕,紫奴便盈盈一欠身。她是大王的宠妾,暂无封号,蓝倪是大王的宠妃,她自然要给倪妃娘娘行礼。

蓝倪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清澈的目光中闪过一道不易觉察的蓝光,面容依然平静如水,她根本没打算跟紫奴说话,所以,继续移动脚步,想径自往自己的夙清宫走去。

紫奴突然一侧身,恰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媚眼带笑,笑得有丝凉意:“哟,第一次看倪妃穿粉色衣裳呢,果然动人哪!”

她上下打量着若一朵清雅淡荷亭亭玉立的蓝倪,嫉妒之光在眸中闪现。

平儿、淡儿已走到跟前。

平儿道:“这是大王亲自安排为娘娘挑选的衣裳,当然好看哪。”

紫奴面色一紧,暗暗吃惊。威严冷冽又邪肆狂妄的大王竟然亲自为蓝倪挑选衣裳?她不会是听错了吧?

扭了扭唇角,她笑道:“娘娘果然好福气,大王对娘娘如此宠爱有佳,真是让紫奴羡慕得紧呢。”

淡儿抬了抬下巴,睨视着紫奴道:“那当然,大王体贴着呢。早吩咐我们准备好了早膳,要好好伺候娘娘呢。”

蓝倪看向淡儿,嘴角微微扯了扯,然后再也没兴趣面前的紫衣女人一眼,小心绕过她,往前走去。

``````````````````````````````````````````````````````

“娘娘,那个紫奴太嚣张了,我看她刚刚根本是对娘娘蓄意挑衅。”淡儿年纪不大,对宫中女人的明争暗斗倒看了不少。一回到夙清宫,立刻对蓝倪说道。

蓝倪没有作声,思绪有点仲怔。

眼前一直被殇烈的影子所占满,她根本无意理会走廊上碰到的那个女人。

偏偏平儿的话也钻进了她的耳朵——

“是啊,娘娘,大王宠爱娘娘,一定会有很多女人暗暗嫉妒,娘娘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殇烈这就算宠爱她吗?

宠爱?

本不想问,她偏问出了口:“你们觉得大王对我好?”

淡儿双眼发亮,道:“那当然,我和平儿真未见过大王对哪个娘娘如此细心体贴的。”

“是啊是啊,我猜大王这次是真的心动了哦。”平儿说得更加激动。

心动?

“大王一定很喜欢倪妃娘娘……”

他喜欢她?

是么?是这样么?

喜欢……

这个字眼,如阳光的碎片闪烁着金光,点点地照进她的心。

小脸上突然浮现一种动人的光芒,清澈的眼睛比夜空的星星还要璀璨。

一个晚上的宠幸,一夜的激狂与温柔。

昨天晚上比想象中过得要顺利……甚至是美好……她陷入了他所带领的意乱情迷里。

如干渴已久的田地期盼着甘霖,荒芜的沙漠眺望着绿洲——这一刻,她蓦然发现一个让自己也惊骇的事实。

她……喜欢上他了。

或者,她——爱上了他!

``` 阳光筛过窗前桂树的细叶,静静地洒在古香古色的窗台上。

淡淡桂香萦绕,心中却一片轰然。

蓝倪默默地对着窗台出神。

脑袋里不断地回旋着一句话,这句话震得她的心都要颤抖地跳出来。

她爱上了他。

她竟然爱上了他……

要承认这点并不困难,要接受它却无法不在矛盾与苦痛中挣扎。

……

雪婆婆,这就是爱的感觉,对吗?

这就是你在故事中说的“神话般的感觉”,对吗?

雪婆婆,倪儿真的好想你……

你说过,一个女人若被感情束缚了,恐怕一辈子也走不出来了。

你也说过,一个女人要守好自己的心,才能不受伤害。

可是,倪儿已经把感情交付了出去,倪儿的心也……

倪儿是个被下了诅咒的女人,在我身边的人总会一一离去。

所以,注定孤苦,难道真的无法改变命运吗?

你告诉我,殇烈也受了诅咒,为什么他却没有预兆,是不是他可以改变我的命运?本来倪儿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宿命安排,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我的心如此激荡如潮?带着让人害怕的希望……

人有了希望,就会变懦弱,就会越害怕失望。

……

唉!

幽幽地轻叹一声,带着几许哀愁,眸光黯然。明媚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也被乌云所遮盖。

窗下,冰冷,孤寂,连同仿佛失去生命的美丽躯壳,却如魅世精灵,不能爱……

门外传来平稳的脚步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躯便出现在门口。

平儿、淡儿一见来人,连忙屈膝行礼给大王请安,他却及时挥挥手,示意她们先退下。

蓝倪依然默默注视着窗前,好似那里有着什么可以令人着迷的东西,浑然不知房子里多了个人。她侧着脸,他无法看到她眼中的空洞和迷茫。

一双温暖的手自身后将她拥进怀里,她如从梦中惊醒,猛然吓了一大跳。

低头一看,腰间的大手正十指相互扣在一起,形成一个结实的怀抱。修长的手指干净整洁,这是一双属于男人的手。无需回头,她当然知道他是谁。

在这个王宫,还有谁敢如此对她?

“吓着你了?”温雅如玉的声音响在耳畔,成功引得她一阵轻颤抖。

熟悉的感觉。

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脆弱,任由这熟悉的男性气味将自己完全包围。

其实,心在“咚咚”狂跳,甚至一声比一声激烈,她的耳朵异常灼热,红似火。只要一忆起昨夜的缠绵,她就觉得羞于见他;只要一想到自己对他的感觉,她就无措地想要逃避。

“为什么没穿那件粉色的衣裳?”

他一边垂下头低问,一边心不在焉地轻咬着她雪白细嫩的颈子,那上面还留有昨夜的痕迹,勾起了他的回忆。

黑眸瞬间变得幽暗,带着一种满足。

鼻间淡淡的荷香,掌中温暖柔软的肌肤……

无一不在提醒他夜晚的欢愉,若非一大早要赶早朝,他宁愿搂住她,看她在自己臂弯里惊醒的模样。

男性的手掌仿佛自动有意识地由下到上,悄悄抚上了她软绵的酥胸。薄薄的衣料,她不可抑制地轻颤,他几乎立刻感受到了掌心的两颗坚硬。

“呵……”

他低笑出声,弯腰正想把她抱起来,却被她一手挣开。

“不要。”

待他从惊谔中回过神来,她已经离开他的怀抱,站到几步之外了。

那样清澈动人的瞳眸,清纯得像荷叶上的露珠,清忽轻兮惹人怜。眸子里却闪动着脆弱与坚定两种互相矛盾的光芒。

他勾起唇,想起了她昨夜在自己臂弯里的迷失,便笑了开来。他企图用难得一见的笑容来迷惑她:“蓝儿,你怎么了?本王以为经过昨夜,你应该对本王更为亲近才是。”

“我……”她不知道说什么,也有点不敢看他。

如果是霸道的他,她可以平静冷漠以对,偏偏是温柔多情的他,让人感觉有几分不可思议,反而不知道怎么面对了。

他盯着她逐渐发红的脸蛋,唇角扬得更高:“其实,粉色很衬你,美得不可思议。”

“自小到大,雪婆婆给缝的衣裳都是白色,所以……”她顿住,突然想到自己怎么就对他说起这个了。

雪婆婆?

殇烈眸子闪了闪,雪婆婆是谁?一定是蓝儿很重要的人吧。虽然他早有派人去她原来住的那间林中小屋查探,希望能查到有关她的一些消息,无奈,那间小屋像是与世隔绝,方圆十里竟然都无人知道她……后来因为初八之事而耽搁到今天,仍没有打听到关于她的任何过去。

知道了自己对她特别的感觉,他更加坚持要调查到底了。

他盯着她,掩去眸中的犀利,问:“雪婆婆是谁?”

蓝倪眨了眨大眼,一层如雾的水光陡现,嘴唇动了动:“雪婆婆是从小就跟我相依为命的人……”

可惜雪婆婆已经不在了,永远无法再照顾她了。

看出了她的忧伤,殇烈走过去,轻轻拥住她。

“以后我来照顾你。”如誓言般动人的话语在头顶响起,她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满心的脆弱因这一句简短的话而突然崩溃。

“烈……”她哽咽了。

无声地拍了拍她纤细的肩头,一种深沉的怜惜在男人的胸间扩散。他这时才突然明白,这个看来很平静坚强的小女人,在冷漠的外表下,其实是一颗异常孤独而脆弱的心。

“呵呵,谁叫你是属于本王的!”他吻了吻那乌黑柔亮的发丝,“以后本王的蓝儿应该多笑。”

蓝儿,他越来越喜欢这样唤她,仿佛真的是完全属于他。

此时,他如果低头,可以看到在自己的臂弯里,她悄悄展开了一抹闪着泪花的笑颜。

……

雪婆婆,倪儿再也阻止不了自己了,就算前面是悬崖是深渊,倪儿恐怕也会随他走。从来没有人让倪儿的心觉得这般温暖,他的话真的好令人心动,令人想笑……又好想哭。倪儿想大胆地试一试爱一个人的滋味,就算真的如婆婆说的那样可能会受到伤害,倪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因为……

倪儿已经沉沦了……雪婆婆会理解倪儿的吧?

……

她眨了眨眼,将脸轻轻靠近他宽阔的肩头,一颗晶莹的泪珠无声地印在他金色的衣袍上。

那些世俗的唾弃、恼人的诅咒,她都不想去理会。她只是奢侈而单纯地想抛下所有的束缚,只要做一个简单的女人,一个被心仪男子拥抱在怀中的女人。

每个人对于感情,都有着自己不同的体会。

男女之间的感情一旦发展起来便热烈如火,她一个初识情滋味的少女又哪能抵挡住如此迅猛的炙焰?尤其当对方似乎也予以同样的深情,谁又能洒脱得起来?

殇烈将蓝倪抱得更紧,尽情地汲取她身上的幽香。

他对她没有无动于衷,好像从来都有着那么一丝理不清的情绪。

爱是一种感觉,有时候无需太多言语。他是一国之君,后宫哪个女人不盼望着他去临幸,他又何尝会想到爱这个强烈的字眼?可是就在这天,他却已经对自己承认——他喜欢怀中的这个女人。

有人一辈子也无法对对方产生感情,有人一天时间都不必,就可能爱得刻骨铭心。

感情的宿命很奇怪,当月老给他们系上红线的时候,便注定谁也无法逃脱了。

殇烈和蓝倪,一个暴躁残酷一个淡漠平静,二人在矛盾挣扎与对峙之后,终于将两颗心渐渐并到了一起。

他吻着她,如蜜蜂寻找到了甘甜的蜜,不能自已。

他抱住她滚上软塌,二人的发有意无意地纠缠……

他不知道自己会喜欢她多久……是一时的新鲜?还是不甘心的征服欲?反正现在,她的身子无比地吸引着他,他似乎总是要不够。

她的身子骨很纤细,比起他其他的女人,她真够不上有风韵,但是,他就是为这具无暇的身躯着迷。当他听到她无助的娇喘,当他看到自己的汗珠滴在她雪白的胸前,他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

待续

本文关键词: 狂帝邪妃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