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瑰宝
南唐是什么朝代(“混吃等死”的五代南唐)
2023-07-09 11:28:02
Mars
187
来源:马首瞻

南唐是什么朝代?朱李石刘郭,梁唐晋汉周。都来十五帝,播乱五十秋。

南唐

五代十国,中国历史上割据分裂最严重的时期。大大小小的政权,如同星罗棋布一样散落在中华大地。53年蹦出14位皇帝,不如一个盛世帝王的在位时间长。

提起这段历史,必然绕不开一位历史人物,南唐后主李煜。

在李大才子的影响力下,后人想当然地认为南唐一个文恬武嬉的腐朽政权,实际上并非如此。

南唐曾经是五代十国中,立国之初实力最强的政权。

为了当皇帝,家谱都改了

唐朝末年,李唐皇室已经彻底失去对地方藩镇的控制权。形形色色的英雄好汉纷纷割据自立,关起门来当天子。

泸州草莽杨行密,趁机在江淮一带聚义。数年时间,以江淮为据点站稳脚跟建立吴国。

传至大儿子杨渥时,底下人发生叛变,杨渥落得惨死的下场,杨行密另一个儿子杨隆演被立为傀儡国主。

没过多久,当年密谋推翻杨渥的徐温和张颢发生利益冲突,徐温伺机弄死张颢,自己成为吴国最大的权臣。

徐温死后,儿子徐知询继承他的衣钵,继续把持吴国大权。

这让另一个人很不爽。谁呢?徐温的养子徐知诰。

徐知诰一看,原来飞黄腾达也不过如此,发动一场叛变把老大弄死,自己取而代之。

吴国大和元年,徐知诰效仿前人把徐知询骗到扬州软禁起来。经过八年酝酿,徐知诰感觉时机成熟,威逼利诱胁迫吴王杨溥禅位于自己,并恢复大唐的国号。

时人不解,大唐是李氏的江山,一个姓徐的有什么资格称“大唐”。

徐知诰一听,世人质疑的有道理。当初光顾着当皇帝,竟然把改名换姓这么重要的事儿忘记了。

同年,徐知诰改名为李昇,还叫来一帮学术专家替自己考究“族谱”。

不考究不要紧,一考究吓一跳。专家得出结论:

徐知诰是唐宪宗之子建王李恪的四世孙。这下,徐知诰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姓李。

李昇在皇位上一待便是七年,去世后由长子李璟继位。

李昇在位时采取温和的国策,与周边割据势力和平相处,让治下百姓休养生息,尤其注重文教工作。

不要小看七年,正是这段时间,南唐一跃成为十国当中经济、文化、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

它在巅峰时期疆域覆盖江西全省以及湖南、湖北、安徽、江苏,江南35州全部收入囊中。虽然军事上不及北方强国,但经济水平绝对是五代十国的扛把子。

如此盛极一时的国家,却在历经两代38年后,迅速滑落走向灭亡。特别是在面对宋灭南唐的战争中,仅仅扛了10个月。

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帝王“混吃等死”的思想罢了。

缺乏开疆拓土的帝王

李昪是南唐的建立者。作为开国皇帝往往都是马上天子,具备开疆拓土的雄风。

但他并不是凭借赫赫武功赢取的帝位,而是自下而上的宫廷政变,以控制朝纲的手段,逼迫老东家禅位给自己,南唐的地盘也都是杨家的吴国。

李昪不仅有谋权篡位的野心和洞察时局的能力,更对自身有着清晰的认识。他知道自己擅长处理内政,因此在位期间主动与邻国言和,各自致力于经济发展。

同时,李昪也清楚地看到两任老东家凄惨的下场,都是被底下人霍霍了。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必须牢牢地把兵权攥在手里。

为了战争而委任大将出兵征讨,非常容易导致哗变的可能,最保险的万全之策是固守现状。

双储并立的史家笑话

李昪死后,李璟即位。关于这位二世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

李璟刚当上皇帝,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居然下诏说在继承人的问题上要搞“兄终弟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果然李璟立亲弟弟李景遂为皇太弟,封他做诸道兵马元帅,把南唐的大小事务都交给李景遂历练。

兄终弟及的继承问题是皇家的事儿,其他人压根不关心,但是李璟的儿子李弘冀很在意。

他心想,我是我爸的亲儿子,是正牌储君候选人,立我叔叔算哪门子官司。

很快,儿子李弘冀与叔叔李景遂发生储君之争。李景遂斗不过亲侄儿,只好上书强烈要求皇兄册立侄儿李弘冀为皇太子。

历史上极其滑稽的一幕出现了,皇太子与皇太弟同时并立。

李弘冀稳坐太子位后,设计毒杀亲叔叔李景遂。

李璟痛失亲弟,废掉李弘冀的太子位。李弘冀哪受得了这份气,抑郁成疾病死了,南唐的皇位便宜了后主李煜。

客观来说,虽然李弘冀为人争强好斗,但综合能力在李家最为出众,他做接班人是不二的选择。

但是李璟为人性格软弱,认为李弘冀整天呜呜喳喳忒不牢靠,先立“老实巴交”的弟弟做储君,再把皇位传给政治能力极其低能的李煜。

结果让南唐再一次失去崛起的机会,甚至为南唐的覆灭点燃了导火索。

铲除党争优柔寡断

自古王朝灭亡的征兆,头一条便是朝廷内部党争,而且越是临近灭亡,党争火拼越严重。

南唐不思进取的第三个表现是处置党争问题的决心不够。

李昪的斗争能力很强,在他的一系列操作下,南唐的权臣党争问题基本被消灭。

但是权力的诱惑是巨大。在李璟继位后,南唐的党争问题迅速死灰复燃,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宋齐丘、冯延巳、陈觉是一派;常梦锡、孙晟是另一派。双方的斗争把南唐搅得不像样子,已经到了哪怕付出国破家亡身死的代价,也要搞垮对方的地步。

李璟曾数次对外用兵,结果都因双方斗争,导致战争失利。

李璟实在看不下去了,把解决党争问题的第一刀是砍向宋齐丘。一时间,宋党人士死的死,贬的贬。

虽然南唐激烈的党争最终得以平复,但这种不良的朝廷风气既然形成,想在短时期内恢复晴朗是很难的,而给国力所带来的元气伤害更是无法估量的。

种种原因加在一起,当年十国的带头大哥也不负盛名。

终于在958年正月,后周世宗带兵攻打南唐,眼看后周大军要渡过长江,李璟不得已向后周称臣,去帝号改称国主,使用后周显德年号。

南唐衰亡的教训,完全是一个“混吃等死”的负面教材。

作为五代十国的“曾经一哥”,最初国力不知道比后周强多少倍,结果在李璟执掌国家的17年中,南唐由一个相对稳固的政权变得摇摇欲坠,变成被后周赶超碾压,让宋朝踩在脚下摩擦。

南唐亡国非后主之过,他只不过是替“祖宗作孽”扛下了所有的后果。

本文关键词: 南唐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