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纵情山水
临江仙苏轼夜饮东坡醒复醉(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赏析)
2023-08-08 08:28:01
Mars
91
来源:唐诗宋词古诗词

临江仙苏轼夜饮东坡醒复醉。这是宋代词人苏轼的一首感怀词。

临江仙苏轼

这首词作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九月,即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这首词最关键之处在于“去”“留”的抉择。

距离“乌台诗案”已经三年多了,诗人是要继续留在官场,还是像陶渊明一样辞官归隐,这是摆在苏轼面前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继续留在官场,不但升迁无望,不能实现匡扶社稷的理想,还可能被奸臣陷害,丢掉性命。还不如辞官,做一个自由自在的农夫。

但此时,诗人尚未做出决定,于是饮酒才会有“醒复醉”的徘徊、犹豫与忧愁。然而,通过敲门不应,吃了闭门羹之后,到江边听涛,诗人终于从“夜阑风静縠纹平”中找到了答案,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离开官场。

当然,真正使得诗人下决心的,还是一年后一纸平调令,贬谪汝州团练副使。他最终打了一封辞职报告,归隐宜兴。现在,只不过是萌发了这个念想,并没有立刻去实现。

知道了“去”“留”的抉择,再来读这首词,就比较容易理解词人的内心世界了。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这两句是说,在东坡雪堂夜饮,喝多了,醉了又醒,醒来又饮,返归临皋住所时,仿佛已经半夜三更了。这是写“夜归临皋之时间”,即“三更”。“三更”,一则说明夜饮时间之久;二则说明内心忧愁之多;三则说明贬谪生活之闲散寂寥;四则对于人生是“去”是“留”的犹豫与徘徊。

“家童鼻息已雷鸣。”这句是说,家中童仆熟睡时的鼾声如雷鸣一般。这是写“夜归临皋之所闻”,即“鼻息如雷”。说明家童已睡,吃了闭门羹。夜饮吃个闭门羹乃常事,官场上吃个闭门羹那就更为常见了。词人在这闭门羹的背后,实则有一层意思,即生活中总会“碰壁”,甚至“性命攸关”,比如遇到“乌台诗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

“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这两句是说,反复敲门都没有回应,只好转身倚着藜杖倾听江水拍岸的声音。这是写“夜归临皋之不得”。既然半夜三更,家门难进,不如听听江声。此处既有“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豁达心境,又有不忍吵醒家童的怜爱平等之心。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这两句是说,长恨此身误入尘网,并非“我”能左右,什么时候才能忘却这功名利禄日日钻营呢!这是写“夜归临皋之心情”。“长恨”二字,可作全词的词眼,亦奠定了全词的感情基调。这么多年钻营官场,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为什么还不快快醒悟,“忘却营营”,找回属于自己的快乐。

“夜阑风静縠纹平。”这句是说,深夜阑珊,风平浪静,江面之上,波纹坦平。这是写“倚杖江边之所见”。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老子说,“上善若水”。你看江水,有时候波涛汹涌,有时候却风平浪静,是要过暗流涌动的官场生活,还是过风平浪静的归隐生活,就看每个人的选择了。所以,这首词中,写得最惊心动魄也是最波澜不惊的,就是这句。领悟了这句词背后的韵味,才知道困境中的东坡,已然走出物质的困境,寻求心灵上的超脱了。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这两句是说,驾着一叶小船从此消逝在俗世之中,转而扁舟江河湖海寄托余生。这是写“夜归临皋之心得”。这两句是千古名句,交代了苏东坡在“去”“留”问题上的一个态度,为一年后诀别官场奠定了情感基础。虽然后来东坡没有归隐成功,反而旧党执政,提拔他为礼部尚书、兵部尚书,但此时此刻归隐的心情无疑是真实的。

其实,每个人一生不都在“去”“留”的问题上做选择。刘伯温:“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生命不过刹那芳华,做人做事,只要做到无愧于心就好了。

文:严勇。

本文关键词: 临江仙苏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