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百科精选
再说一次我爱你-易百科
2022-12-15 09:00:01
Mars
476
来源:易百科


#再说一次我爱你#

如果岁月真的让我们再次重逢,我想我们会珍惜彼此,不再错过。

小艾和张先森的相识要从2011年说起。小艾去Z城上大学,认识了张先森,那时候的小艾是一个阳光自信有点冷的女孩吧。在别人看来至少是这样,不爱说话,不爱笑,但是却很漂亮。小艾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快乐知足,每天上课食堂寝室,却不知道有个男孩子在默默的注视她。

那年夏天暑假,她收到了一条短信:“寝室停电了,好热。”是一条陌生的号码。小艾出于好奇,回复了他:“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于是他们聊了起来,居然是一个专业的,但是小艾平时上课总是踩点进教室,除了自己班的同学,其他班的小艾一个都不认识,她也从来不环视四周,这也是大家说小艾高冷的原因吧。就这样他们认识了,慢慢的熟悉了起来。那年暑假,在小艾的记忆中有过一个男生,但是很快就给淡忘了。

开学后,小艾还是很平时一样踩点进教室,有一天她又收到了他的短信:“你还是一样,总是卡着时间到教室。”小艾回复:“你坐哪里呀?”

“在你后面,穿白色衬衣”

小艾回头一看,就在后面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他,于是他们算是认识了吧。后来的日子经常在食堂碰面,慢慢就熟悉了起来,一起在食堂吃饭,一起去学校外面吃烤鱼,他总是把鱼翅给挑干净了给小艾吃。小艾觉得眼前的他阳光帅气还很体贴。快乐的日子过的很快,很快就进入了毕业季,小艾忙着和室友们拍毕业纪念照片,大家穿着学士服,他也来了,和寝室的一起拍毕业照。他为了和小艾一起拍照,错过了他们班上的毕业照。

毕业的时候,他们正式开始交往了,也许是舍不得分离,想给青春留一个纪念吧。毕业后小艾去了外地,他留在了成都,他们就这样两地分离,每天用QQ联系,每天晚上都会视频聊天。也许热恋中的人都是很浪漫的,他每天述说着情话与相思,偶尔会给小艾寄个小礼物。校园的爱情是最纯净的,一个小小的布娃娃,都会让小艾很满足,不在乎这个礼物有多贵,而是他想她的心思。就这样他们异地恋了一年。过年的时候他们双方父母见了面,他们正式结婚了。

两个人在一起后,他辞到了成都的工作,和小艾一起去了外地。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了他们的经商之路,学会怎么样与员工沟通,又怎么样和客户沟通,初入社会的他们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以至于有时候和员工在处事上面有一点不愉快,但是都是敢怒不敢言,所以在工作中有很多的小摩擦。工作上是辛苦的,小艾和张先森之间在工作上有了很多矛盾,两人的感情感觉也不像学校中的那样甜蜜。爱情没有经历起柴米油盐的考验。

吵吵闹闹过了一年,张先森离开了,回到了成都,他开始一个人在成都找工作,小艾对张先森的离开不理解,甚至绝望。她也无心在外地工作,在张先森回来后的2个月,小艾也回来了。小艾的回来父母不支持,不理解,甚至和父母弄得很不愉快。那时候小艾的身上没有太多的钱,生意上的钱小艾没有动过,每个月的工资也用的所剩无几。两个人在成都的时候几乎是没有存款的,每天都奔波在这个喧嚣的城市中。过了1个多月,小艾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对当时的他们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收入来源。

张先森听到小艾怀孕了,心里是欢喜的,但是后来想着生活的压力,也高兴不起来。在出租的房子里面,太阳当西晒,把房子里的气味晒出来了,因为房子是房东才简单装修过的,用的不是好的材料,气味很重。天然气管子也有点漏气,各种味道让小艾呼吸很困难,吃什么吐什么,但是特别喜欢吃酸的东西,小艾每天都要自己做一个汤,然后放上很多醋。那时候张先森才找到工作,经常出差,有时候一出差就是半个月。小艾一个人拖着怀孕的身体,每天都要从6楼上下楼,确实很累,出租的房子里面晚上老鼠成群。然后张先森又不在身边,不被理解与关心,小艾和张先森经常吵架,最后没有办法小艾走了。为了让孩子顺利出生,小艾还是去了外地父母那里,他们可以照顾小艾。小艾走了,张先森没有主动联系小艾,小艾也很倔强,两个人都不联系。

身体一天天的笨重起来,张先森的不闻不问,让小艾在整个孕期流了很多眼泪。后来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有早产的迹象,才7个月的时候,就很频繁的宫缩,医生说需要住院,但是小艾从小身体不好,没少进医院,对医院有一种恐惧。她坚持不住院,回家休息。回到家的小艾每天都躺在床上,用枕头把屁股垫的很高,天天和肚子里面的宝宝聊天,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情况有了好转,小艾终于可以下地活动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到了预产期,小艾选择了一个好日子,让医生做剖腹产手术。因为小艾的情况不适合顺产,医生也建议剖腹产。当小艾一个人走进手术室的时候,每个产房都在忙碌着,医生让小艾坐在一个房间里面等着叫她。这个房间里面全是做手术的大型的仪器,小艾吓哭了,从小就对医院有了很深的恐惧,因为小时候小艾身体不好,在医院呆了一年,每天早晨听到护士推车的声音就很害怕。也许是输液输的太多,扎针不好扎,很多时候护士要扎好几针才能弄好,那时候小艾最喜欢下午的时间了,因为输液完了,可以出去走走了,最怕早上的时间,噩梦又开始了。从那个时候小艾就对医院有了恐惧,感觉像是一个魔鬼。

正当小艾因为害怕哭泣的时候,妈妈进来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小艾偷偷擦干了眼泪,装的很坚强。那个时候的小艾确实需要坚强,因为她知道这个手术会让她接宝宝回家。很快就到小艾了,她走进手术室,医生让躺下,打了麻药,然后就睡在床上,动也动不了,意识是清晰的。医生用布挡住小艾的视线,感觉盖了很多层布,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小孩的哭声了。小艾哭了,听到医生说是一个小男孩,小艾知道了孩子的平安的。肚子已经划开了,然后就感觉很痛,其实应该是没有感觉的。医生说坚持住,马上就要结束了。孩子抱出去了,给在手术室外面焦急等待的爸爸妈妈看了一下,然后就等我出去。过了一个小时我才被推出来。护士叫家属过来帮忙推到病房里面,外面只有小艾的妈妈一个人,小艾的爸爸去缴费了。没有人帮忙。护士说小孩的爸爸没来吗?小艾的妈妈说工作太忙了。护士说,再忙的工作有自己的老婆生孩子重要吗?小艾听了心里很难过,很绝望。护士找了几个其他的家属来一起把小艾从手术床抬到病床上。儿子的出生给了小艾生活的勇气。因为她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必须坚强。

从一个新手妈妈慢慢的到了孩子一岁,这一年张先森一直没有过问,只有他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他们不知道预产期,没有过来,说对不起我。这段时间的小艾,对张先森的感情也放了下来,她回到成都,和张先森离婚了。看着他的模样,这一年多的时间,也过的不好。但是小艾已经下定了决心,在怀孕期间对自己都不过问的男人不值得留念了。

离婚后的小艾,全心全意的接着做父母的生意,每天忙完了工作,回到家看到活泼可爱的儿子,小艾觉得她要好好工作,给儿子一个好的将来。虽然还是会想起张先森,但是小艾感觉自己已经放下他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如果有只是时间问题。岁月会让一切的思念慢慢变淡。

日子就这样周而复始的过着,儿子也一天天的长大,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每年的父亲节老师都会让小朋友做一个手工或是画一幅画,送给自己的爸爸。每年的的父亲节那几天,也是儿子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懂,他只是觉得是不是爸爸不爱他,怎么从来都不来看他。他会问小艾:“妈妈,爸爸不要我了吗?为什么从来不来看我?”

“不会的宝宝,爸爸很爱你,爸爸在远方挣钱,因为你要上学,需要钱呀。”

“那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呀?妈妈,爸爸的电话是多少?”

离婚后小艾就删除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微信,QQ等,都没有,她不想留着这些痛苦的记忆,但是儿子是需要父爱的,不能因为大人的矛盾剥夺了孩子的权利,于是小艾给张先森发了邮件,希望他在父亲节的晚上给儿子来一个电话,这也是小艾离婚后第一次给他联系。邮件没有回应,晚上小艾的电话响了,他还记得小艾的号码,小艾给儿子接了电话,听见电话那头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叫着儿子,儿子小小的年纪说不出来什么,但是他一直在笑,接到爸爸的电话他很开心!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也许就是听听彼此的声音。

过年回到成都,又收到了张先森的邮件,说想和儿子一起过生日,小艾没有拒绝,因为小艾知道儿子很想和爸爸过生日。匆匆见了一面,第二天小艾又带着儿子离开了成都,离开了这个从小长大的城市,去另一个她奋斗的城市,继续努力的生活!刚下飞机,小艾看见QQ上张先森的好友申请,小艾想了想,还是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小艾,你们到了吗?”

“到了”

“嗯,一切注意安全,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我们的儿子”

“我会的”

小艾没有什么和他说的,应该说小艾的心里还是恨张先森的,因为他给小艾带来了太多的痛苦,原本可以幸福生活的三口之家,让小艾活成了单亲妈妈,让儿子成了没有爸爸的孩子。这在小艾的心里有很大的阴影,让她花了几年的时间走出来,她不愿意再提及张先森,只想过好以后的日子。

在这一年里,也就是2019年,张先森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发QQ视频,小艾每次都是让儿子接,他问了儿子的成绩,和儿子聊天,看得出来,儿子很开心收到爸爸的视频聊天。每次都会问问妈妈在干什么?儿子说妈妈和叔叔出去吃饭了。是的,小艾请一个远道而来的原料供应商吃饭,尽尽地主之谊。晚上他发来消息,问和谁吃饭?小艾回答他,和谁吃饭和你有关系吗?小艾还是不愿意和他说话,不愿意生活中偶尔有他的影子。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小艾和父母考虑了好几个月,终于还是决定把外地的生意处理了,回成都来,方便儿子读书。很多现实的问题,小艾不愿意把儿子的户口转到外地,在外地读书教材不一样,高考也得回到户口所在地考。而且父母老了,他们也想回到家乡。不是帮小艾照顾儿子,父母早就回家乡休息了。

一个小艾毕业就奋斗的城市,说起离开还是有太多的不舍。收拾行装,小艾带着儿子和父母一起来到了机场,儿子给他爸爸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爸爸我们回去了,张先森听到很意外,问儿子为什么回来?儿子告诉他,因为他要回去上一年级了。

飞机起飞了,小艾看着下面的城市,眼睛湿润了,以前过年每次回去,小艾的心情是开心的。因为她会再回来。而这一次,小艾的心情很沉重,她知道这次离开就是永久的离开了,也许都不会再到这座城市了。心里感慨万千,但是又不想落泪,不想让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示在父母面前,在父母和儿子的面前,小艾需要坚强,需要强大。需要有不怕一切困难的勇气。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很多的挫折,小艾告诉自己,只是遇到了点困难,咬咬牙,就过去了。

就像刚离婚的那段时间,小艾以为自己撑不过去,天天生意不想做,眼神呆滞,什么也不想干,就想呆在一个壳里,不想出来,不想和人说话。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那段时间都是父母在帮着支撑。但是还是挺过来了,因为儿子太小,需要小艾的照顾,她不能消沉下去。

3个小时就到成都了,妹妹在爸妈家做了饭菜等着我们回去,妹妹是开心的,爸妈和我去了外地,她一个人在成都,没有走处,现在我们回来了,她就可以经常回来玩。

回来的第二天小艾就找了家比较好的私立幼儿园,给儿子办了入学,环境的改变让儿子很不适应。经常一个人满幼儿园的到处跑,这也给老师的教学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很巧合的是,刚到赶上了幼儿园的冬季运动会,必须要爸爸妈妈参加,因为有很多亲子活动。儿子用他的电话手表给他爸爸打了电话,让他周末来参加他的亲子运动会。

这也是小艾回来第一次和张先森见面,距离上次见面又有一年了,看的出来,为了参加运动会,他是刻意打扮了一下。很多妈妈在上面做节目,一个婆婆说“你为什么不上去参加,你比她们都好看。”

“谢谢婆婆的夸奖,我们回来的晚,没有赶上节目的排练。”

小艾和张先森没有说话,因为小艾不知道还有什么他们是可以交流的,除了儿子。毕竟快3年没有在一起了,但是张先森和儿子说话的时候,总是会带上我。运动会结束了,小艾带着儿子回家,儿子却要爸爸一起回家,没有办法,回到家,他陪儿子一起玩,小艾就给他们做午饭。这也是他们3个人一起吃的一顿饭,3年了,没有和他同桌吃过饭,他也再没有吃到小艾做的饭,吃了很多。

回到成都后,每个周末有时间,他都会来带儿子去玩,但是他总是会想各种办法让儿子也带上小艾一起去。慢慢的,小艾从很抗拒到了可以主动和他说几句话。他会带着小艾去他们以前爱去的地方,吃小艾爱吃的饭菜。

有一次在小艾的家里,他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小艾,轻吻着小艾的脖子耳朵,诉说着他的相思之苦,感受他急促的呼吸,这一举动吓坏了小艾,没有防备,小艾挣脱了他的手,逃跑了。3年了,小艾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突然的拥抱让她不适应,小艾不曾想,这却是他们第二段感情的开始,也是他们复婚的前奏。

12月份的有一天他在公司上班,发给小艾一条消息,告诉小艾传染病来了,少出门,出门要戴口罩。他说很严重,但是小艾却不以为然,因为每次的流感说很严重,但是吃点药就好了。妹妹他们一家打算过年去北海玩,问小艾要不要一起去?小艾想带儿子出去走走,但是刚回到成都,也想回老家去看看外婆,算了,还是不去玩了,回老家看外婆,因为小艾从小就是外婆带大的,小时候爸妈在外面工作,小艾一直和外婆生活,以后有的是时间出去玩。

妹妹他们忙着订票,说是到了年底放假了,票就不好定了,那么远,一家老小开车不安全。过了几天,传染病的风声越来越近了,新闻上也报道了,小艾告诉妹妹,不要出去玩了,这个传染病很厉害,就呆在家里吧!小艾打电话给了在老家的爸爸妈妈,告诉他们传染病很厉害,多买点口罩,但是老家都还没有关于传染病的消息。小艾从小就有忧患意识,应该说她的这方面的意识比一般人都要强一点,小艾带着儿子上街去买口罩,很多药店的口罩没有了,因为一次性的口罩平时本来就很少人买,药店备货也不多。在一个化妆品店,小艾买到了几十个口罩,感觉心里有了一点安全感。这几十个口罩可以过一段时间了。第二天小艾又出去买口罩,但是那家店没有了,说是现在口罩拿不到货了。人就是这样,越是买不到的东西就越要买,小艾带着儿子跑到比较偏的药店,终于有口罩,但是已经涨价了,昨天还1包几元的口罩,现在已经涨到了几十。药店老板说他们一早就去医药公司门口排队拿了一些,但是涨价太厉害了,他们不敢多拿,怕风声过了,口罩价格就降了,他们就压手里了。药店老板说不要过度紧张,你都买有几十个口罩了,足够用了,你再买一点抗病毒,清热的药,每天喝一喝,于是小艾又买了好几大包的板蓝根颗粒。多备点总是好的。

晚上张先森发来消息,说他出去买口罩,已经买不到口罩了,买了几个N95的口罩,18元一个,多的也没有了。周末的时候,他把口罩给小艾送了过来,给小艾买了点生活用品,说能不出门就不要出门了。第二天小艾带着口罩和儿子一起出门,虽然药店里面的口罩都卖光了,但是大街上除了小艾母子,没有人戴口罩,应该是大家就把口罩存起来了,等人都戴的时候才戴吧,毕竟戴上口罩呼吸要费力些。

很快到年底了,张先森的公司放假了,由于传染病公司没有开年会,他准备回老家去看他的父母,再三让小艾和他一起回去,小艾说都离婚了,不去了,他说小艾母子2个人单独过春节太孤单了,但是他又想回去看望下父母,不能陪他们。小艾说她会带儿子回老家,和父母一起过春节,张先森就坚持送他们回去。

腊月30那天,张先森开了3个小时的车,把小艾母子送回老家,然后又及时赶回他的老家去和父母吃年夜饭。小艾把买的仅有的几十个口罩都带了回来,让父母上街都戴上,因为农村出去打工的太多了,过年回来的人来自四面八方,而且农村防疫措施和宣传赶不上城市,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晚上,微信群里到处都在发视频,部队紧急集合,驰援武汉,年假的白衣天使紧急召回,看着一段段的视频,看着准备就绪的军用飞机运载着防疫物资,连夜赶往武汉。时态严重了,快失控了。小艾很害怕,没有见过这个阵势,感觉所有人都快要死掉了似的。感觉世界末日来了一样。公众号丁香医生的实时数据,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飙升,病情失控了。小艾给张先森发了消息,张先森一晚上都发消息陪着小艾,让她不害怕,说网上很多视频都是假的,有人专门制造恐慌,让小艾把手机关了,好好睡觉。

第二天的实时数据出来了,翻倍的增加,但是大家已经慢慢接受了现实,什么也不能做,唯一能做的是不出门,呆在家里,不信谣,不传谣,相信国家,相信政府。不聚集就是给国家做了贡献,我们不是军人,不是医护人员,不能做什么,但是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出门,不串门,把传染源降低。就这样在老家呆了几天,就要准备返程了。

初六的时候,张先森来接小艾母子回成都,每个高速路口都是穿着防疫服的工作人员在消毒量体温,辛苦了,最可爱的人!小艾这个时候特别感叹自己不是医生护士,不能出一份力。到了小区门口,天已经黑了,刚下车,就有一群工作人员过来问我们,是不是外地回来的?我们如实告知了行程,没有去过高风险的地方。天下着雨,他们依然坚守这整座城市的安全,谢谢你们!

张先森要上班了,公司却说在家办公,张先森却不回他的家,他要和我们在一起,他回去收拾了自己的衣服,当天就搬到了小艾的家里。他说这个时候,不能让小艾母子单独在一起,他要和他们在一起。从老家返回成都已是另外的光景,大街上到处都贴着防控疫情的标语,所有的店铺已经关门停业了。街上没有一辆车,没有行人,平时感觉这座城市的房子装不了这么多的人,但是现在小艾才发现原来人人都可以装下。小区发了出门条,每2天一家人出去一个人买菜,每次出去买菜就买很多,装了满满的冰箱,本来就从老家带了很多回来,怕买不到菜,所有的存粮够我们3个人吃上半个月。

以前总想着天天呆在家里,想要休息,但是真的到了不让出门的时候,却发现呆家里是件很痛苦的事,想要呼吸外面的新鲜的空气。突然感觉世界都变了,对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小艾在家里充分展现了她的厨艺。从什么都不会做到现在什么都会做。不能出门,买不到想要吃的,就只有自己做。发现连吃馒头都变得很费劲,于是小艾尝试着自己蒸,第一次是张先森帮忙的。发现自己蒸的馒头真的比外面买的好吃,更有嚼劲。还学会了蒸蛋糕等等小吃。

每天和张先森的相处,让小艾感觉又回到了3年前的美好时光,感觉张先森变得比以前体贴,会照顾人,改掉了很多的缺点,他们相处的很融洽。日子也过的很幸福,感觉是一个完整的家了。每天朝夕相处了1个多月,疫情控制住了,慢慢的陆陆续续开始复工复产了。张先森每天开车一个小时到公司上班,晚上9点过还要回到小艾的家。小艾似乎也习惯了每天等到9点过他回来一起吃晚饭。外面的餐饮店没有开门,小艾每天晚上都会给张先森准备第二天的午餐,带到公司,微波炉加热就可以吃。

从1月底一直朝夕相处到5月份,人们陆陆续续都可以到外面活动了,民政局也开门了,小艾和张先森去办了复婚手续!小艾希望他们的第二段爱情能白头偕老!



本文关键词: 再说一次我爱你
本文标签: 百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