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时尚穿搭
李晨nic个人资料(潮牌翻车,鹿晗不服)
2023-08-07 09:28:01
Mars
109
来源:南风窗NFC

李晨nic个人资料。欧阳娜娜之后,顶流鹿晗也因其主理的潮牌“质不配价”陷入了争议中。

李晨nic

近日,一位买过鹿晗个人潮牌的网友吐槽衣服质量,表示“1500块钱的衣服,到处都是线头,车工差劲,到处都有断线,估算一件的成本只能去到60块”。

一位消费者购买鹿晗主理的潮牌服装后发出指责视频,引发争议

该网友的言论引发热议后,鹿晗在社交平台连发两条动态斥“键盘侠”,令一场普通的消费者与商家的纠纷,进一步升级。就连“七天无理由退换”的保障在这个过程中都显得十分无力。

偶像做潮牌,是一门比开火锅店靠谱的生意吗?

“售价1500,成本60”

“给它60块钱,我觉得我已经算是很温柔了。如果直接给到一级批发市场的人去做这件衣服的话,那它的成本应该能卡在45块。”这一连串的吐槽瞬间引爆了饭圈。

这位网友还精准地给出了面料、拉链、辅料、车工的成本,总结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款式配不上昂贵的价格”。

看完视频后,很多网友的第一反应是:并不是为黑而黑,质量的确看起来很差,消费者更是有权发声。前不久,这样的场景不久前才出现了在了欧阳娜娜的评区里,当时她卖的998块的浴袍让不少人诟病为“割韭菜”。

定价近千元白色睡袍,欧阳娜娜自创品牌被指“割韭菜”

网友视频发出不到1小时,鹿晗主理的相关潮牌UnGarconCharmant(以下简称UGC)就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声明。简单来说,品牌就是表明了紧把产品质量关的态度,重视消费者的体验和建议,并欢迎大家进行监督。

这一波企业公关操作并没有针对发视频的网友,也因此赢得了一些“好感度”,有些人开始力挺UGC,更多人还在理性吃瓜。

不过,鹿晗仿佛没有心平气地接受这些争议。随着鹿晗海外社交平台账号发布的两条信息,这一潮牌相关的信息又被带上了热搜。

“还是键盘侠好当,哈哈哈哈”、“键盘侠,好羡慕你们,真厉害”,鹿晗的这些带有讽刺意味的话,疑似在回应网友对他所主理潮牌的吐槽,同时也被网友看作“衣服不好还不让人说”。

鹿晗在个人社交平台连发两条动态提及“键盘侠”

在这种争议的助推下,“明星的钱真好赚”又演变成了这一事件的吐槽重点。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争议起到了“变相宣传”的作用,又或者是鹿晗粉丝的购买力太强。

UGC的线上商城(微信小程序店)里的产品,许多已经显示被“抢光啦”,包括386元的无袖背心,499元的卫衣,786元的短裤,以及1486元的夹克。

在商城销量榜第一的是186元的两双装长袜,也是店里最便宜的商品,最贵的是则一双联名款的运动鞋,售价为2286元。

统计显示,截至2月17日,商城里只有23款商品显示有货,将近两百件商品已经售罄。

UGC的线上商城(微信小程序店)里的产品,大部分已被“抢光啦”

事实上,溢价是明星关联品牌普遍存在的现象,包括一些轻奢或者奢侈品牌,都不能单纯地从成本来看售价。尤其是对于火热的潮牌而言,售价和成本仿佛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

产品能卖出去,确实是一种营销本事,但在保证不了质量和设计的情况下,“翻车”也是迟早的事。

有数据显示,超过60%的明星歌手都选择了做自己的服饰品牌,这一比重还在不断攀高。早期发展起来比较有名的潮牌有陈冠希的CLOT,潘玮柏和李晨NPC等,售价从一百出头到上千元不等,但他们一直都被看作是合格的潮牌明星商人。

潮流服装品牌CLOT由陈冠希创办于2003年6月

更多陷入争议的明星,其实并未将这门生意经营得有多好。他们也几乎都不会自己开办工厂、开生产线,而是找其他工厂来代工。

CBNData发布的《潮流文化发展白皮书》就曾分析:“有些明星都是先创一个牌子,然后后续全交给外包团队去做,他们对于潮流文化并不了解,盲目去做反而会适得其反。”

把潮流做成生意

潮牌起源于美国街头文化,作为亚文化的一种表征,它别于奢侈品牌和大众品牌,是年轻人群身份认同的符号与标志,标榜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意味。

这一消费群体的崛起,可以看作是消费升级的一种现象,当中充斥着各种极端的崇拜、瞻仰与狂热,甚至并非普通消费者所能理解。

潮人们对待自己喜欢的品牌就如惊世瑰宝一样,比如出身街头的洛杉矶潮牌supreme,当年粉丝们为了产品在门口排队两三天都是常事,甚至还有一些离谱至极的产品,比如砖头、筷子、灭火器。

2020年3月19日,上海市长宁区长宁路龙之梦购物中心Supreme专卖店 / 视觉中国

即便是这样众心捧月般的潮牌,在走向大众以后也难逃过气的命运,被人诟病是一个“知名贴牌企业”,产品和设计都很敷衍。

“一流的价格,二流的logo,三流的质量”,这句supreme的专属吐槽也被用在了更多潮牌身上。

潮牌在近十年来从欧美迅速走红到国内,带火了一个职业——主理人。某某品牌主理人,是一个网络用语,意思是指潮流品牌的领航者,也指实际操盘,以及打理、协调日常运营和发展相关事务的主要负责人。

主理人并不一定是老板和股东。鹿晗本人就并未在其潮牌关联公司珠海本心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任职或持股,该公司由高苏尧、杨帆共同持股。

鹿晗与高苏尧

公开资料显示,高苏尧是一名专业摄影师、自由创作者,鹿晗的高中同学“老高”。二人关系很好,就在去年鹿晗的演唱会上,鹿晗还和高苏尧一同合唱高中时唱过的《橘子汽水》,两人还谈及了高中回忆。

高苏尧是珠海本心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位于珠海市横琴新区,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广告制作、服饰研发、服饰制造、服装服饰批发、化妆品零售、互联网销售等。

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高苏尧和杨帆分别持股75%、25%。此外,该公司已申请注册多枚“UN GARCON CHARMANT”“U.G.C”商标,其中多枚商标已成功注册。

珠海本心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图 / 企查查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社保参保人数为0。这一信息说明一家成立了六年的公司并没有自己的正式员工,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外包给了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参保。

此外,企查查显示,鹿晗名下共关联12家企业,其中9家为存续开业状态,包括南京鹿晗影视文化工作室、上海方廷文化传播工作室、珠海鹿之梦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等,版图涉及影视、传媒、文化创意等。

鹿晗关联企业关系图谱 / 企查查截图

其中,由鹿晗持股50%并担任监事职位的珠海鹿之梦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还对外投资了珠海天空之陆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珠海天空之陆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公司信息一目了然,鹿晗作为主理人,承担了最重要的“流量”作用,是他商业价值的延续。该品牌近期每个月都有新品发售,在公众号阐释其灵感和设计来源,并且有些新品每个尺码还会有一件主理人签名特别版随机发出。

在众多明星创立的潮牌中,鹿晗的潮牌算是经营得不错的,在六年的时间里与多个设计师和品牌推出过不少联名。相比之下,更多明星潮牌只是经历了一个“速生速死”的过程,面对抄袭还打出“致敬”的幌子。

往往,买潮牌的钱都还没攒够,潮牌就已经不潮了。

明星红利,并不是“长期饭票”

明星做潮牌有多赚钱?这是大家都很好奇的问题。

不过,明星潮牌主理人们大概都会非常反对这样赤裸裸地谈钱,他们只谈梦想和情怀。比如王嘉尔形容自己的个人潮牌店开业“就像我儿子出生的感觉”。

首位00后国潮主理人黄明昊也说设计潮牌是自己梦想。当时团队给出轻奢的定位被他否决了,他说他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做真正的国潮产品。不过最终他的产品定位依然在千元左右,清仓打折就是后话了。

因网剧《苍兰诀》爆火的演员王鹤棣也火速推出了自己的潮牌,作为24岁生日开始的新身份。“做潮牌”也是王鹤棣的梦想,不过普普通通的款式配上并不便宜的价格,以及“首季限量”和“限时开售”的营销方式同样引发了一波网友的吐槽。

王鹤棣主理潮牌D.Desirable

这些潮牌潮不潮很难定义,但是贵倒是挺贵的。

从潮牌发展的历史来看,对“街头”元素的理解和时尚的感知很重要。早期吃到潮牌红利的陈冠希和潘世亨都直接受到美国街头文化的影响,两个人2003年在香港创立了CLOT。讲起创业的初衷,他们提及的都是青春期对街头文化的喜爱。

当时潮牌的创业远远不像现在这样火爆,还遭受了不少质疑。潘世亨说,“我妈都气疯了,接受不了我从美国上学回来做这个。这个领域也真的赚不了什么钱,当时如果想赚钱我就去做银行或者地产了。我妈管不了我是因为开店的资金是我自己的。”

内地最早的潮牌店则是李晨和潘玮柏创立的NPC,2000年后他们将第一家店开在了物质丰富、信息发达的时尚之都上海。出生在上海的李晨本身就是中国著名的音乐和时尚节目主持人。

李晨nic和潘玮柏创立NPC

潮牌这门生意坚持下来也不容易,但随着移动互联网以及电商的发展,潮牌以非常快的姿态走向了大众,并受到了疯狂的喜爱。2016年,CLOT一年的营收已经达到1800到2000万美元。

到现在,潮牌市场的蛋糕越来越大了,消费群体更多元了,对于流量的质疑声也变得更大。但明星红利并不是“长期饭票”,不能只守着自己的那点粉丝。主理人们的流量生涯也是有限的,不得不面对更多现实的商业上的问题,仅仅谈情怀是远远不够的。

文中配图部分来源于视觉中国,部分来源于网络

作者 | 闰然

编辑 | 莫奈

排版 | 八斤

本文关键词: 李晨nic
本文标签: